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913|回復: 9

[活動] 6月猜謎活動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6-12 23:34: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活動日期:6/13-6/30
二、獎勵方式:
1、全數猜中(且無錯字)詩篇名稱,並貼出每首詩全部詩文者,可得獎金200銀兩,並公佈於南昌版區佈告欄以示榮譽。
2、沒有全數猜中,每貼出一首詩的詩名,並貼出該詩全部詩文者,可得獎金30銀兩。
3、除了貼出詩名與詩文,對其中一首詩作發表100字以上原創感想,每首詩可再賞50兩。
4、紙本查詢之外,允許用網路查詢,網路查詢者能夠附上資料來源者尤佳。只要能回答出答案即可,用什麼方式都可以。
三、公佈方式:
六月初版主會統計得獎人數,待101年7月中將公佈解答,以及給予獎金。
四、參加辦法:
1、以積分99999語法隱藏答案回覆於本帖下。
2、未用積分隱藏者視同棄權,無任何獎金可領。而未用積分隱藏所答對的題目將作廢,版主會立即出新題目補充。
五、注意事項:
1、詩篇名有錯字者,將視為全錯並不給予獎勵。詩文內容有短缺者,該題獎金將打7折。
2、回覆後於30號前可再修改,但30之後回答,或是重新編輯時間顯示為7月1號者,將視為逾期並不給予獎勵。
3、有任何問題,歡迎在崇文門的"工商廣告時間"提出。
六、範例:   
題目
不見了鮮虹彩—
希望,不曾站穩,又毀了。


答案
詩名:消息
內文:
雷雨暫時收斂了;
雙龍似的雙虹
顯現在霧靄中,
夭矯 鮮豔 生動--
好兆,明天準是好天了。
什麼!又(是一陣)打雷了--
在雲外,在天外,
又是一片闇淡,
不見了鮮虹彩—
希望,不曾站穩,又毀了。



積分99999隱藏語法於下↓



 樓主| 發表於 2012-6-12 23:35:30 | 顯示全部樓層
南昌6月猜謎題目

題型:新詩
詩人:李廣田
題目:共6題


題目一

想一個鳴蛙的夏夜,
在古老的鄉村,
誰為你,流星正飛時,
以辮髪的青纓作結


題目二

我已經看破了那淺薄的愛情,
更不再重視那無用的虛榮。
讓我的青春與飛沙同去,
讓一切的夢幻都付與狂風。



題目三

──依然一江秋夜月,
可惜已沒有起舞之意了。
只夢想:遙遙的旅途,
好春天,春的細雨。



題目四

怕只有辛苦的農人,
他們從家園到田間,又從田間
到家園,吸著長煙管
帶著朝霞和暮靄走過 又走過了,
也許偶然會提起說
某年,某月日,
曾有怎樣,怎樣一個人……


題目五

漠漠的晌午風,
駕在風上的鴿子鈴,
小房間裡的火爐上,
絮語著老年人的開水壺



題目六

沒有人知道這夢的貨色,
除非是 頭上的青天和湖裡的水。
我知道,鐵軌的盡處是大海,
海的盡處又怎樣呢?

發表於 2012-6-13 09:08:42 | 顯示全部樓層
   題目一

遊客,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99999 才可瀏覽,您當前積分為 0
發表於 2012-6-13 09:09:35 | 顯示全部樓層
   題目二

遊客,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99999 才可瀏覽,您當前積分為 0
發表於 2012-6-13 09:10:55 | 顯示全部樓層



   題目三

遊客,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99999 才可瀏覽,您當前積分為 0
發表於 2012-6-13 09:12:30 | 顯示全部樓層
   題目四

遊客,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99999 才可瀏覽,您當前積分為 0

發表於 2012-6-13 09:13:16 | 顯示全部樓層



   題目五

遊客,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99999 才可瀏覽,您當前積分為 0

發表於 2012-6-13 09:14:02 | 顯示全部樓層

   題目六

遊客,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積分高於 99999 才可瀏覽,您當前積分為 0
 樓主| 發表於 2013-1-5 02:13:47 | 顯示全部樓層
南昌6月猜謎

題型:新詩
詩人:李廣田
題目:共6題


題目一
詩名:流星
內文:
一顆流星,墜落了,
隨著墜落的
有清淚。
想一個鳴蛙的夏夜,
在古老的鄉村,
誰為你,流星正飛時,
以辮髪的青纓作結,
說要繫航海的明珠
作永好的投贈。
想一些遼遠的日子,
遼遠的,
沙上的足音……
淚落在夜裡了,
象星隕,墜入林蔭
古潭底。



題目二
詩名:如是我歌
內文:

我不再去追求什麼愛情,
更不再去炫耀什麼虛榮。
青春的希望
 是風中的飛沙,
把一切的夢幻
 都付與狂風。

我只要堅實的,堅實的人生,
我只要活躍的,活躍的生命。
今後的太陽要升向當頂,
要照破那暮色暗淡
 與早夜的朦朧。

人生,雖然不是理想的那樣美麗
 也非那樣苦痛,
雖不是磐石般團結
 也不似深谷般虛空。
除開這現實
 便沒有天堂更沒有地獄。
誰也不能在這世界裡
 捉一生命運的夢影。


悲哀的歌子竟有何用,
莫再向人間播散苦種。
要認清了自己的歸宿,
踏實了自己的旅程,
更要看看呵
 那山嶽的高聳與海濤的雷鳴。

我已經看破了那淺薄的愛情,
更不再重視那無用的虛榮。
讓我的青春與飛沙同去,
讓一切的夢幻都付與狂風。



題目三

詩名:
內文:

在一座古老的客室裡,
聽邊城一聲啼雞。
午後一時。

主人不在,原不曾有過約言的。
壁上掛劍,
──依然一江秋夜月,
可惜已沒有起舞之意了。
只夢想:遙遙的旅途,
好春天,春的細雨。

案頭梅花,開得像一簇朝霧,
寂然時,生機一室。

但是,我還有什麼豪興,
遠行者永懷一求棲之心,
此坐也已是一歸了。

歡愁都不自知,
自在地,且舒一長息吧──
怎樣了,好花吹落無數,
哪來的一席風雨?

聽午雞可還啼不?
珠淚花髪,
眼底已盡成雲影了。




題目四
詩名:土耳其
內文:

是英吉利嗎,是法蘭西?
也有人說他是土耳其。
反正他是個異邦人 把旅途
終止在這鄉村了。
在這裡 聽不到禮拜堂的
經聲 祈禱聲,
卻只有幾聲午雞 象幾聲哀吟,
算報告了這人的歸去。
是虎列拉呢,還是猩紅熱,
這有誰知道?又有誰說他是懷鄉病。

但這裡的居民 是不懂得
什麼叫懷鄉病的。他們從家園
到田間,又從田間 到家園,
這樣的來回走著,十世,百世了。
道旁草黃了又綠,季候鳥來了又去了,
他們對這些都很熟悉;
並知道 誰家的狗叫,象哭,
或誰家的老人 又脫落了幾顆牙齒……
但他們從不理會 為什麼
有人別鄉井 又到處流轉,
像風裡的秋蓬 象遊魂 像這個土耳其。

現在,土耳其正躺在小店的土炕上了,
黝黑的臉上 罩著永久的和平,
和平地 也許正聽著人們的議論,
人們不知道怎樣 處置這個古怪的人:
「把他丟到山澗裡去嗎?」有人這樣問,
也有人要把他投河水,逐流去,
一點也不留蹤影。但又有人說,
「他也是個人,他也有個魂,
死的,得平安;活的,得安寧。」
也把這土耳其葬在土裡。

在義地 那裡──
有孤兒的 寡婦的墳,只剩一撮土;
乞丐的 和「夜行人」的白骨,
都映在暗綠的蔓草之蔭;
賣盡了自己的田產 作了半生酒鬼
或賭徒的人們,也來這裡住。
這一切無家的亡魂之家,
他們又送來了這土耳其。

他──
這來自黑海之濱的 隻身的旅行人,
他曾經夢想過異國 異國的好風光。
他曾經聽說過東方的神話,
說什麼人 呼風喚雨,
老狐狸半夜裡講經說偈,
更有東方的小腳婦 一雙弓鞋
象小橋,說什麼一步一蓮花。
天朝的藍的天和黃的海,
漠漠的大原野,和金色的塵埃……

但他可曾夢想到 會佔了
東方的一席地,同這些東土的亡魂
一起 一起睡下了
讓東方的暖風吹 冷雨淋
蓋住了好夢的一坯草泥。
也許 也許還唸著康士坦丁堡,
唸著土耳其的草原,和
草原上的牛群和羊群吧,

怕只有辛苦的農人,
他們從家園到田間,又從田間
到家園,吸著長煙管
帶著朝霞和暮靄走過 又走過了,
也許偶然會提起 說
某年,某月日,
曾有怎樣,怎樣一個人……


題目五

詩名:生風尼(Symphony)
內文:

漠漠的晌午風,
駕在風上的鴿子鈴,
小房間裡的火爐上,
絮語著老年人的開水壺。

噓噓,噓,閉著眼睛打呼了,
做一個透熟的
八十春秋的酣醉夢:

喜筵上的生風尼,
死筵上的生風尼,
踏節拍而前進,生之行役。

噓。 果子落地,永寂了。
時間象大海,
生風尼永無寧息。



題目六
詩名:第一站
內文:

沿著鐵軌向前走,
盡走,盡走,
究竟要走向哪兒去?
我可是一輛負重的車,
滿裝了夢想而前進?

沒有人知道這夢的貨色,
除非是 頭上的青天和湖裡的水。
我知道,鐵軌的盡處是大海,
海的盡處又怎樣呢?

沿著鐵軌向前走,
盡走,盡走,
究竟要走向哪兒去?
海是一切川流的家,
且作這貨車的第一站吧。

 樓主| 發表於 2013-1-5 02:15: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花御鏡 於 2013-1-5 02:18 編輯

恭喜獲獎者,已匯款完畢(汗)
帳號是黑沼爽子

名字
題目一
題目二
題目三
題目四
題目五
題目六
加分
合計
備註
驍潁襄
30
30
30
30
30
30
200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0-2-22 01:41 , Processed in 0.091193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