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08|回復: 4

餘音繞樑——致接龍中沒有結局的人 [複製鏈接]

Rank: 18Rank: 18Rank: 18

UID
14957
閱讀權限
120
積分
12012
聖眷
291
威望
247
帖子
13143
銀兩
42431
軍機職稱
軍機章京
爵位
欽賜子爵
職位
從二品兩江巡撫
族籍
蒙人
旗幟
鑲白旗
註冊時間
2011-9-19
最後登錄
2017-6-9

武官二品 軍機印 官印 誥命 巴圖魯 蟒緞朝衣 珊瑚朝珠 玉如意 聖諭廣訓 清茶 四季春茶 靜岡玉露 千年鐵觀音 駿馬 關中馬 汗血馬 純血馬 清龍獻瑞 最佳組合大獎 五色粉蠟箋 嫦娥奔月 直隸秀才 閩浙秀才 紀念幣 端午飄香粽 氣壯山河 休閒月勳章

發表於 2015-9-28 19:03:38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莫日根哈日查蓋 於 2015-10-16 17:41 編輯

高能提示:大部分為虛構,切勿與現實攪渾,樓主對這種誤會概不負責!!!

契子

從鬼門關爬回來的人

——“曾經,我也能取敵首於萬軍中,也能力戰群狼。可是現在,只能在這煉獄中,指點風雲了。”
——“我死了,可我又沒死。若是他人問我是誰,只怕,我也答不上來。”
——“皇子侍讀,侯府世孫,朝中重臣......這些,不過是夢罷了,也許現在,我才夢醒了。我的魂,或許是屬於這裡的,硝煙和熱血,總比陰冷的密奏,群攻要好得多。”

(一)


漫天的白雪已經飄落了好幾天,這冬日竟比往常來的更早了些。往常一來就是兇猛的下雪,急急忙忙為北疆換上新裝。可是今年的雪景卻大為詫異——一開始只是極小極弱的毛毛雪,過了些許時日,居然一下子開足了馬力,北疆一下子變成了冰雪世界。

也許只有幾個人知道上天這是什麼意思,那是一種無聲的,無法拒絕的哀悼——京城淪陷,穆郡王戰死沙場,五萬守軍全軍覆沒......這只是明面的理由,只有極少人知道,大清在霎那間,痛失了兩個棟樑。

積雪之厚是往年的幾倍,一個兵丁走在上面,大半條腿都淹沒了。牧民們更是早早的把牛羊趕去高處躲災,只有那不起眼的一小點,在艱苦的挪動著......他們的衣衫並不厚,甚至都只是平日的軍裝,儘管個個疲憊盡顯,但是他們眉宇間的英氣和傲然卻是遮掩不住的。人不多,只有十來人,為首者一看就是高級軍官,至少也是副將,而跟隨者的眼神中都能讓人讀出戰場的恐怖,以及他們對於生的慾望。

是啊,他們渴望生存,渴望以一腔熱血保家衛國,到頭來,卻要親自為一個未來之星,曾經京中最閃耀的少年,送葬。

這不是上天的玩笑麼?渴望生存的,卻偏偏看盡了無盡殺伐征戰,難以填滿的野心和倖存者們哭嚎痛罵的情景。讓他們見慣了多少陰謀詭計,陰陽易位,時不當兮。

那個隊伍裡,護著一個坐輦,封的嚴嚴實實,密不透風。坐輦上方,一直有煙霧飄出,和漫天白雪融為一體,竟不突兀。隊伍包了兩層,一人領著護輦隊伍,四人抬輦,外圍就是七八個全副武裝的親兵,刀出鞘,弓上弦,森森的殺氣襲來。

他們走了多久,走了多遠,只怕連他們自己也說不清了。北疆草原的大後方裡,就是一片天然的墓園,多少烈士皆長眠於此,儘管隊伍裡的每個人都明白那很可能就是自己的歸宿,可是他們在殺敵時,卻沒有一刻想過要後退。

他們沒有父母妻兒麼?不,他們也是常人,也有自己的牽掛,自己的喜怒哀樂。他們只是不想,因為自己的怯懦,讓更多人,失去天倫之樂。或許只有他們明白,在這誰都看得見的戰場之外,還有一個戰場,更慘烈,也更無情。那裡才是真正決定,成王敗寇的地方。而他們護送的少年,正是敗在這戰場上。


他們素來敬仰戰死沙場的勇士,一個人拋卻生死,以血肉之軀捍衛祖國,任誰也難以不肅然起敬。然而他呢?年過弱冠,卻已被暗流吞噬,星辰黯淡,大雪紛飛,梅花折枝,只為悼一人之殤。

兩排梅花傲然綻放,一看就是人為。領頭者稍稍抬手,坐輦就穩穩當當的停了下來。“到了,下來吧!”一個病弱之人在親兵們的攙扶下艱難的走下來,厚厚的貂皮大衣還是沒能止住他的寒意,兩個親兵隨即從坐輦裡取出小火爐。他捧著手爐,走近那個墳前,土墳頭自然是新起的,披上雪後也難辨認,石碑上的字痕也被大雪覆蓋了,只見他正欲抹去上面的雪時,一個人搶先一步:“宏……弘叔,我來吧。”

字被輕輕掃去:“逍遙侯世孫白宏之墓”。眾人肅立無語,那病弱者拿著幾朵小白花,輕輕撒在墳頭:“魂魄去兮,忠魂去兮!”伴隨著是一陣厲害的咳嗽,為首者欲架他回輦,卻被推開,他掏出鷹符,看著親兵們挖出小坑,然後輕輕地放進去……任由風雪填坑,他卻已無力支撐了……

為首者當機立斷,把他架回坐輦,隊伍匆匆回去,只留下一個人,在墳的不遠處輕輕掃淨另一個碑面的字:“穆郡王之墓”

“這雪,有六月飛霜那般猛烈麼?”年輕的將軍久久站立在墳前。

Rank: 18Rank: 18Rank: 18

UID
14957
閱讀權限
120
積分
12012
聖眷
291
威望
247
帖子
13143
銀兩
42431
軍機職稱
軍機章京
爵位
欽賜子爵
職位
從二品兩江巡撫
族籍
蒙人
旗幟
鑲白旗
註冊時間
2011-9-19
最後登錄
2017-6-9

武官二品 軍機印 官印 誥命 巴圖魯 蟒緞朝衣 珊瑚朝珠 玉如意 聖諭廣訓 清茶 四季春茶 靜岡玉露 千年鐵觀音 駿馬 關中馬 汗血馬 純血馬 清龍獻瑞 最佳組合大獎 五色粉蠟箋 嫦娥奔月 直隸秀才 閩浙秀才 紀念幣 端午飄香粽 氣壯山河 休閒月勳章

發表於 2015-9-29 17:31:57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莫日根哈日查蓋 於 2015-10-3 01:53 編輯

(二)

言玉成站在帥帳周圍,已經來回轉了幾個時辰了:武川是離北疆軍墓園最近的鎮子,白宏送來以後,一直在此療傷,這次卻說什麼也要親自去掃墓——朝廷的黑幕還沒有結束,那場血戰才過了不足三月,朝廷就傳來褫奪穆郡王的全部封號,逐出宗廟。這不痞是晴天霹靂,從這道決絕的聖旨和安王含糊其辭的說辭中,白圭明白了,這又是一場黨爭,而其目標,卻要徹底清算白家!

白圭的悲痛無以復加,難道為了弟弟的污名,連戰士應有的死後哀榮也要吝嗇!?只因皇長子之母是白家人,曾經的皇后,就要如此惡言相加,開棺鞭屍?他雖遠離官場,也曾耳聞其中的種種污垢齷齪之事,沒想到,今日竟是血淋淋的攤在眼前——僅僅是為了加重打擊白家的砝碼,就能隨意妄為?嗚呼!若皇長子在天有靈,是否會後悔他留守京城的舉動呢?

“如果我是他,我一定恨死陛下,恨死這齷齪的朝堂。大清之敗,之衰,不全是因為這些小人麼?”
“我想,大阿哥也許會後悔,也許不會。為了百姓,為了大清,也為了實踐......對五阿哥的諾言。”
“王爺真是傻啊!我等男兒血灑沙場,多少都有無奈,可是他呢?明明可以躲避,卻選擇承受。他雖然孱弱,卻有戰士般強健的靈魂,是個爺們!”
“逝者不強求,但生者絕不能遺忘!願他日再出賢王,我等將士,必拼死護佑!我們已經錯過了一個,不能再失去了。”

那隊白色的一點終於從遠處緩緩而來,言玉成早已跑了出去:“白總督!您總算回來了,可擔心死了我了!”白圭勉強笑了笑:“沒事。他累了,讓他進去歇息吧。葆光啟程去京城了。”言玉成稍稍吃了一驚,一想也是時候去京城報告護國戰役始末了,想來自強軍的人已經去了吧。又道:“你這麼放心他去?我和他都是副將,也能去的。你就不怕他一時衝動做出什麼蠢事!?”

白圭不由得激靈一下,想起那日對著白宏論罪聖旨咆哮不已的瘋子,只得搖搖頭:“這就是官場,他遲早要知道的。想來和哥以前太溺愛他了,不讓他碰絲毫政務,不讓他以外戚自居.......這樣不行啊!只會看血淋淋的戰場,卻看不清黑暗無底的官場,遲早要吃大虧的。”言玉成淡淡的說:“但願別碰到另一個瘋子......”白圭聞言,瞪了他一眼。言玉成卻不理會,徑直往前看了看熟睡中的白宏,然後趕緊溜走了。

不多時,言玉成又進來了,身邊多了一個人。他很年輕,估摸和白宏年紀相若,卻是穿著一身教士長袍,胸前掛著十字架。白圭對這些人雖無惡意,但也沒有好感,只冷冷地看著言玉成。
“別瞪我啊!他......這小子認識宏......宏世孫,我才領他來的。”
白圭早已把床上簾子拉上,躡手躡腳過來:“天下誰不認識世孫?他已經死了,如果先生想拜祭的話,本帥令人帶先生前去。”
“白總督,不要遮掩了。他沒死,就在床上,奄奄一息,對吧?”
“先生何意?”
“並無他意,只是想救人。只看總督大人給不給蒲一舟這個機會了。”
“這名字我好像在哪聽過,挺耳熟。”
蒲一舟看了看言玉成,白圭示意他退下。隨後他和白圭耳語一番,白圭的表情十分複雜,但很快恢復正常。
“都是命,先生請吧!”

京城內外,都是剛剛從戰亂中回魂的人們,眼神裡不乏驚慌,但也含著一絲驚奇。京城客棧裡,人們茶餘飯後的話題依然離不開戰爭。

“八國聯軍真恐怖!洋鬼子們打得真狠!”
“是啊!幸虧又李將軍和宋將軍,我們才有命回來!”
“鐵血護國,實為我等典範!”
“聽說宋將軍要來京城了,我還真想見見咱們這大英雄呢!”
“年僅十七歲就官居副將,鎮守一方節鎮,果然不是吹的!”
“那有什麼奇怪?他爹可是兩江巡撫,宋仁和宋子爵,以前也在北疆鎮守呢!”
“真不愧是將門之後!”

一個素裝女子在櫃檯前飛快的打著算盤,熟練的入賬,臉上是藏不住的笑意。站在她旁邊的小女孩,只靜靜的看著賬本進出,完全不明白母親在笑什麼。

“北疆副將,朔方鎮統軍宋葆光上殿!”
一個虎虎生威的青年邁著穩健的步伐走上太和殿,群臣的眼光各異,有的是驚奇,有的不屑,有的甚至有逢迎之意。宋葆光昂首闊步,上前行禮。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平身,如今京城失而復得,宋副將當居首功。傳旨,欽封宋葆光為男爵。”
“謝主隆恩!不過這次也非北疆軍一己功勞,自強軍也功不可沒。”
“是啊,若無二軍,京城恐怕還在蠻夷手中。”

下朝以後,皇帝單獨把宋葆光留下,詢問他關於戰爭的細節。他只一字不漏的說了,除了省略所有和穆郡王有關的部分。這次對話足以讓他汗濕內衫,他從未試過在解釋事情上要繞那麼多彎彎,很多次差點就露出馬腳。

“白圭的這道密折,宋男爵知情嗎?”
“回陛下,既為密摺,末將何從知曉?”
“他為穆王喊冤,你怎麼看?”
“朝廷自有定論,北疆軍素來不涉朝政,末將沒有看法。”
“哼,可你們已經介入朝政了!”
“白總督恣意妄為,並非北疆軍的全貌!”
“你當時在京城,最清楚這件事了。穆王真的叛國,還是蒙冤?”
“末將不知。末將只知,五萬守軍的確死戰至最後一刻,所有穆王府親兵無一生還。然末將兵馬救援不力,使得穆王屍骨無存。”
“你也相信他是無辜的?”
“末將不敢妄言,只是在戰場上,屍骨無存並非怪誕。北疆常年征戰,戰士屍骨多於天山上任大鷹獵食乾淨,只餘骸骨,根本無法辨認身份。”
“嗯?嗯.....那白圭求情,你怎麼看?”
“末將以為,白總督名為為穆王申冤,實則為白宏申冤。白宏被告謀逆,和穆王罪名一模一樣。但是白宏的罪名有佐證坐實,穆王卻沒有。白總督和穆王也有血緣之親,故而.......末將亂言,請皇上恕罪。”
“哼,你倒像是一個謀士。這樣吧,你回去以後,讓白圭親自來一趟。期間你為北疆總理軍務大臣,代行北疆總督職。”
“末將領命!”

宋葆光走出大殿,只覺滿目悲愴,他似乎看到了一個截然不同的新世界。一個藏在戰爭後面的黑幕......他忽然想,如果自己真的戰死沙場,會不會也落得如斯下場?

Rank: 18Rank: 18Rank: 18

UID
14957
閱讀權限
120
積分
12012
聖眷
291
威望
247
帖子
13143
銀兩
42431
軍機職稱
軍機章京
爵位
欽賜子爵
職位
從二品兩江巡撫
族籍
蒙人
旗幟
鑲白旗
註冊時間
2011-9-19
最後登錄
2017-6-9

武官二品 軍機印 官印 誥命 巴圖魯 蟒緞朝衣 珊瑚朝珠 玉如意 聖諭廣訓 清茶 四季春茶 靜岡玉露 千年鐵觀音 駿馬 關中馬 汗血馬 純血馬 清龍獻瑞 最佳組合大獎 五色粉蠟箋 嫦娥奔月 直隸秀才 閩浙秀才 紀念幣 端午飄香粽 氣壯山河 休閒月勳章

發表於 2015-9-29 22:33:27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莫日根哈日查蓋 於 2015-10-8 00:26 編輯

白宏的情況本令人十分憂心,時好時壞,每次清醒的時刻不會超過一個時辰。但在蒲一舟的料理下,他的醒來次數也逐漸多了起來,而且也能挺上兩三個時辰了。

“先生,多謝你了。若沒有你,我這弟弟,朝不保夕啊!”
“總督大人客氣。我和宏哥是多年的好友,這是應該的。”
“可惜軍中清寒,我也沒有什麼可以報答先生。”
“只要他好起來,我就心滿意足了。一個華裔傳教士,用半中半西的療法治好一個垂危的病人,這本身就是一個榮譽。”
“難怪和哥去兩江以後對傳教士改觀了呢!”
“總督大人,現在宏哥的情況穩定了。接下來的療法,我們該商議一下。”
“何須商議?先生決定就是。”
“那可不行。宏哥的命可在大人手裡。”
“怎麼說?”
“宏哥這次逃難,歷盡艱險。以至於中了絲繞之毒,要解開的話有兩種辦法。一為中法,刮骨療毒,全身皮骨盡換,徹底肅清毒性。但是這樣宏哥將不能久壽,而且容貌盡變,體質只能恢復到常人的一半。”
“那另一種療法呢?”
“另一種為西法,在一年內連續進行四次手術,將肝,脾,胃,腎的毒性降至最低。然後再定期服藥,這樣雖然不是徹底,但是這樣卻能保容貌和壽命。副作用是要對很多食物忌口,而且不定時發作,五臟六腑猶如火燒......”
“二弟究竟造了什麼孽,老天要如此懲罰他!?”

蒲一舟悄無聲息的走到病榻前,他的身上大部分還包紮著,不能看出他的表情。可他眼間的表情卻絕不平靜,要說最清楚病情的,除了一舟以外,就是他了。他的嘴蠕動了幾下,一舟側身去聽,頻頻點頭。白圭看在眼裡只能甘著急。但當和一舟的目光對上以後,他什麼都明白了。白圭恍惚間想起自己年少從軍的情景,三年喪期未過,卻急著束發從軍。是誰幫他繞過侯府的重重包圍,送他離開那個傷心地?又是誰,在自己孤軍奮戰時,永遠為大軍擋住所有的明槍暗箭?

然而自己呢?當年逃出侯府,現在又要從垂危者身邊逃走嗎?

“我是個懦夫,膽小鬼,一個卑微的老兵。我本以為,自己領兵上萬,殺人的骸骨堆積如山,便無所畏懼。如今看來,卻是多麼可笑。我甚至還不如床上的人。”一個威風凜凜的大將軍,居然在他人面前落淚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當年父親鬱鬱而終時,自己也未曾掉淚,只是一腔不甘和不平……一舟轉身看看他,莫然不語,只是輕輕地走到門前,把門關上。

“對了,周老板的手下想見你。”
“周老板呢?’
“已經回去了,他把事情都交給了那個手下,叫百里無姜。”
“好,好。我去見見這小子.....”

白圭垂頭喪氣的走出營帳,蒲一舟看著他的背影,卻不知,身後響起無聲的嘆息.........

“你叫百里無姜?”
“在下正是。”
“來北疆交易的事情,周老板全權給你了?”
“正是。”
“北疆凶險,你可害怕?”
“在下既領命,便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完成總經理交代的事情。”
“你放心,北疆軍會保護你的。”
“總督大人,切莫開玩笑。”
“我像是開玩笑的嗎?”
“我們寧波商人,在京城經商時也有自己的商會。那可是天子腳下,我們卻依然還要團結自保,更何況遠在邊疆?”
“你什麼意思?”
“大人,不僅商人們需要這個組織,日後,含冤而死的人也需要它來洗刷自己的罪名。”
“你!?”
“大人放心,我父母早喪,沒有妻兒。什麼也威脅不了我,但總經理的救命之恩,我用盡一生相報。”
“那周老板的意思是開商會?”
“一個可以左右北疆江湖的商會。”
“哈哈哈哈,好,本帥助你,助周老板達成心願!”
“寧波商人對貴軍的損失,至今無法償還,還要如此拖累,實在抱歉。”
“也不全是你們的責任,一個民間商會有如此膽識和力量,實在是很了不起了。”

Rank: 18Rank: 18Rank: 18

UID
14957
閱讀權限
120
積分
12012
聖眷
291
威望
247
帖子
13143
銀兩
42431
軍機職稱
軍機章京
爵位
欽賜子爵
職位
從二品兩江巡撫
族籍
蒙人
旗幟
鑲白旗
註冊時間
2011-9-19
最後登錄
2017-6-9

武官二品 軍機印 官印 誥命 巴圖魯 蟒緞朝衣 珊瑚朝珠 玉如意 聖諭廣訓 清茶 四季春茶 靜岡玉露 千年鐵觀音 駿馬 關中馬 汗血馬 純血馬 清龍獻瑞 最佳組合大獎 五色粉蠟箋 嫦娥奔月 直隸秀才 閩浙秀才 紀念幣 端午飄香粽 氣壯山河 休閒月勳章

發表於 2015-10-8 00:41:44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莫日根哈日查蓋 於 2015-10-17 17:52 編輯

“奉
天承運
皇帝詔曰

皇長子毓崋統領戰事期間,剋扣軍餉,虐待軍士,使其戰事陷入險境。又串通聯軍,假意抵抗,使京城損傷慘重。京城淪陷後下落不明.......削爵,降為庶人,由宗人府除名。欽此。”

“奉
天承運
皇帝詔曰

前北疆總督白圭,領軍不力,致使十萬雄師命喪北境。然經徹查.......革除其武顯將軍號。欽此。”

“民聲日報,瑞和十三年九月十五日
經過二十天的血戰以後,大清國的首都失守,負責鎮守的皇長子被清廷定性為叛亂,與逍遙侯世孫白宏一同串通聯軍。但是至今沒有任何國家承認勾結皇長子,相反,對他的去世和清廷的評價感到極度遺憾......改革成效,比起洋務運動,可謂更進一步,阻力相對減低,民智基本上得到提高,卻因其核心成員的去世而戛然而止。”

“民聲日報,瑞和十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
清廷終於奪回淪陷兩個多月的京城,北方的北疆軍和南方的自強軍在此次戰役裡大發神威,將聯軍擊潰。除了聯軍自身利益衝突,難以長久緊密結合外,其軍隊的戰鬥力也不容小覷。此次領兵的宋葆光”

Rank: 18Rank: 18Rank: 18

UID
14957
閱讀權限
120
積分
12012
聖眷
291
威望
247
帖子
13143
銀兩
42431
軍機職稱
軍機章京
爵位
欽賜子爵
職位
從二品兩江巡撫
族籍
蒙人
旗幟
鑲白旗
註冊時間
2011-9-19
最後登錄
2017-6-9

武官二品 軍機印 官印 誥命 巴圖魯 蟒緞朝衣 珊瑚朝珠 玉如意 聖諭廣訓 清茶 四季春茶 靜岡玉露 千年鐵觀音 駿馬 關中馬 汗血馬 純血馬 清龍獻瑞 最佳組合大獎 五色粉蠟箋 嫦娥奔月 直隸秀才 閩浙秀才 紀念幣 端午飄香粽 氣壯山河 休閒月勳章

發表於 2017-5-8 23:33:02 來自手機 |顯示全部樓層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f40cc1263899c1aff9fad64b8e8a417a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手機版|Archiver|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17-6-28 16:48 , Processed in 0.137436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