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回復: 0

[紀錄片] 《沒卵頭家》影評(含劇情,有雷)

[複製鏈接]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曾經看過這電影一次,之後因為課堂提到這部電影,有些想法,就寫了一點心得。
這是一部還蠻老的電影,1989年上映,由徐進良導演,馬如風、陳松勇及陸小芬等人主演。取景地點在台灣澎湖縣望安鄉。

-------劇情防雷線--------

  這部電影原先是作家王湘琦於1987年聯合副刊投稿的短篇小說,講述在澎湖黑狗港(架空的地名)的居民,因為血絲蟲病而導致的象皮腫。雖說象皮腫可能的部位包含手、腳和任何被帶有病原體的蚊子叮咬的地方,但為了讓整個故事更有趣,刻意使黑狗港得病的男人都陰囊變大、女人都乳房腫脹。電影(包含小說)都提到了相當重要的幾個議題:醫療衛生知識不足、醫病關係不平等、本島與離島資源差異。

  故事的背景,相較於現在是一個「民智未開」的時代。民眾對於醫療衛生的常識相當不足,水溝渠道積水、髒亂,蚊蟲滋生情形嚴重,導致就由蚊子作為媒介的傳染病一但開始就一發不可收拾。當時的民眾面對又腫又癢的乳房與陰囊,第一個想到的解決方式竟是求神起醮,找黃天師拿符紙貼在腫脹的部位,一直到黃天師自己也得病、搭船到台灣,才終於放棄求神拜佛的方法,無望又消沉。

  當從台灣來的白先生與另一位台北的大醫師到黑狗港,為每位村人診斷並找出病因,向村人說明是血絲蟲引起的象皮腫時,村人的反應卻是「哪有蚊子會吹風吹得這麼大」。儘管村長阿福伯願意為了改善環境清潔而配合醫生在各個水溝渠道噴DDT時,也遭到村民的嗆聲,說「如果噴那個有效,你為什麼不直接噴在你自己的卵葩上看會不會消?」。可見當時的民眾對環境衛生以及疾病傳染媒介毫無概念,使得黑狗港的居民只能任由傳染病擴散,望著一片汪洋嘆氣。

  醫病關係的不平等,則反映在當吳金水和阿福伯與兩位醫生搭船到台灣進行手術時。民眾對醫療相關的知識已經相當不足,面對醫生這樣的專業人士或說權威者,他們儘管不願意被拍照,也只能硬著頭皮照做。此外,醫生並沒有向他們說明何謂「學術免費」,沒有說明照片、器官、手術過程等會做「學術用途」是什麼意思,使得吳金水和阿福伯在手術時才被告知將有一群醫學院的學生會在一旁實習觀看,結束後也因為簽署了學術免費的同意書,只能任由他們的命根子流落外地。甚至,一直到吳金水的兒子在就讀醫學院時才發現自己父親的陰囊(泡著福馬林的瓶外還貼上了名字)被拿來展示、好幾張照片被直接貼在牆上(沒寫上名字但沒有在臉上打馬賽克或任何遮蔽)。

  除了故事的主線――顯而易見的醫療問題之外,仔細思考可以發覺「本島與離島的資源差異」,無論在醫療衛生或教育方面,亦是重要的議題。原著小說將背景設定在離島,澎湖馬公,其實別有用意。若象皮腫的問題發生在台灣本島,醫療資源相較於離島,是容易取得(具有可近性)且快速的;但在離島的居民,本身的醫療資院就不足,連能夠處理傳染病的醫院都沒有,更別提離島居民有足夠的教育程度會「意識到」自己生病需要就醫這件事。當離島居民需要就醫,他們必須渡船到台灣本島,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找到醫院就診。離島的居民在教育程度、經濟水平上遠不如本島居民,可以說兩者已經站在不同的起點;而離島居民若需要就醫,搭船來回與搭車到醫院的交通成本與時間成本卻更高昂,這對離島居民而言是一種「雙重剝奪」。

  這並不是我第一次看《沒卵頭家》這部電影,我曾經讀過小說原著。第一次看時,並無太大感受,只對村民們對待村長阿福伯的欺辱感到憤忿不平、對吳金水最後還是無法拿回屬於自己身體的一部分(在「身體髮膚受之父母」的觀念仍然深植人心的時代,這是多大的遺憾!)感到悲哀、對缺乏人性化的醫療體系感到不滿。第二次,看這部電影時,才真的從單純的情緒感受中抽離,用更客觀且分析性的角度觀察電影中想傳達的議題。

評分

1

查看全部評分

[發帖際遇]: 澄川鈴香 被皇上指派前往貪官府中抄家,偷偷往自己懷中塞了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Powered by Discuz! X3.3©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ed by 999test.cn

GMT+8, 2018-7-16 03:13 , Processed in 0.120907 second(s), 9 queries , File On.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