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98|回復: 18

[資治通鑑] 資治通鑑/卷007 秦始皇帝二十年甲戌 至 二世皇帝元年壬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23 18:40: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一樓目錄
[發帖際遇]: 張立德 在皇上出巡時放了鞭炮使皇上受驚,遭大內侍衛打入順天府大牢,家人花費 6 銀兩保釋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1:13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年(甲戌,西元前二二七年)

1 荊軻至咸陽,因王寵臣蒙嘉卑辭以求見,王大喜,朝服,設九賓而見之。荊軻奉圖以進於王,圖窮而匕首見,因把王袖而揕之;未至身,王驚起,袖絕。荊軻逐王,王環柱而走。群臣皆愕,卒起不意,盡失其度。而秦法,群臣侍殿上者不得操尺寸之兵,左右以手共搏之,且曰:「王負劍!」負劍,王遂拔以擊荊軻,斷其左股。荊軻廢,乃引匕首擿王,中銅柱。自知事不就,罵曰:「事所以不成者,以欲生劫之,必得約契以報太子也!」遂體解荊軻以徇。王於是大怒,益發兵詣趙,就王翦以伐燕,與燕師、代師戰於易水之西,大破之。
[發帖際遇]: 張立德 坐在樹下乘涼時遭到 3 銀兩 擊中腦袋.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1:53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一年(乙亥,西元前二二六年)

1 冬,十月,王翦拔薊,燕王及太子率其精兵東保遼東,李信急追之。代王嘉遺燕王書,令殺太子丹以獻。丹匿衍水中,燕王使使斬丹,欲以獻王,王復進兵攻之。

2 王賁伐楚,取十餘城。王問於將軍李信曰:「吾欲取荊,於將軍度用幾何人而足?」李信曰:「不過用二十萬。」王以問王翦,王翦曰:「非六十萬人不可。」王曰:「王將軍老矣,何怯也!」遂使李信、蒙〔武〕(恬)將二十萬人伐楚[1];王翦因謝病歸頻陽。


===============

1.  蒙〔武〕(恬) 梁玉繩《史記志疑》曰:「是時恬未為將,當是蒙武之誤。」其說是,據改。下同。
[發帖際遇]: 張立德 與方唐鏡到刑部衙門看大阿哥審案,往前站了一點,遭罰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2:27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二年(丙子,西元前二二五年)

1 王賁伐魏,引河溝以灌大梁。〔春〕,三月[2],城壞。魏王假降,殺之,遂滅魏。

王使人謂安陵君曰:「寡人欲以五百里地易安陵。」安陵君曰:「大王加惠,以大易小,甚幸。雖然,臣受地於魏之先王,願終守之,弗敢易。」王義而許之。

2 李信攻平輿,蒙〔武〕(恬)攻寢,大破楚軍。信又攻鄢郢,破之,於是引兵而西,與蒙〔武〕(恬)會城父,楚人因隨之,三日三夜不頓舍,大敗李信,入兩壁,殺七都尉;李信奔還。

王聞之,大怒,自〔馳〕至頻陽,〔見〕謝王翦曰[3]:「寡人不用將軍謀,李信果辱秦軍。〔今聞荊兵日進而西〕[4],將軍雖病,獨忍棄寡人乎!」王翦謝病不能將,王曰:「已矣,勿復言!」王翦曰:「〔大王〕必不得已用臣[5],非六十萬人不可!」王曰:「為聽將軍計耳。」於是王翦將六十萬人伐楚。王送至霸上,王翦請美田宅甚眾。王曰:「將軍行矣,何憂貧乎!」王翦曰:「為大王將,有功,終不得封侯,故及大王之向臣,以請田宅為子孫業耳。」王大笑。王翦既行,至關,使使還請善田者五輩。或曰:「將軍之乞貸亦已甚矣!」王翦曰:「不然。王怚中而不信人,今空國中之甲士而專委於我,我不多請田宅為子孫業以自堅,顧令王坐而疑我矣。」


===========

2. 〔春〕三月 據《通鑑》通例補。

3.  自〔馳〕至頻陽〔見〕謝王翦曰 據《史記·王翦列傳》補。

4. 〔今聞荊兵日進而西〕 據《史記·王翦列傳》補。

5. 〔大王〕必不得已用臣 據《史記·王翦列傳》補。
[發帖際遇]: 張立德 遭山寨主豹王搶劫,損失 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3:14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三年(丁丑,西元前二二四年)

1 王翦取陳以南至平輿。楚人聞王翦益軍而來,乃悉國中兵以御之;王翦堅壁不與戰。楚人數挑戰,終不出。王翦日休士洗沐,而善飲食,撫循之;親與士卒同食。久之,王翦使人問:「軍中戲乎?」對曰:「方投石、超距。」王翦曰:「可用矣!」楚既不得戰,乃引而東。王翦追之,令壯士擊,大破楚師,至蘄南,殺其將軍項燕,楚師遂敗走。王翦因乘勝略定城邑。
[發帖際遇]: 張立德 在餐館的茅廁上大號時忘記帶草紙,向無良餐館購買草紙一張,花費 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3:39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四年(戊寅,西元前二二三年)

1 王翦、蒙武虜楚王負芻,以其地置(楚)郡[6]。


=========

6. 以其地置(楚)郡 秦三十六郡無楚郡,蓋意為以楚地置郡,今刪「楚」字。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4:49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五年(己卯,西元前二二二年)

1 大興兵,使王賁攻遼東,虜燕王喜。

臣光曰:燕丹不勝一朝之忿以犯虎狼之秦,輕慮淺謀,挑怨速禍,使召公之廟不祀忽諸,罪孰大焉!而論者或謂之賢,豈不過哉!
夫為國家者,任官以才,立政以禮,懷民以仁,交鄰以信。是以官得其人,政得其節,百姓懷其德,四鄰親其義。夫如是,則國家安如磐石,熾如焱火。觸之者碎,犯之者焦,雖有強暴之國,尚何足畏哉!丹釋此不為,顧以萬乘之國,決匹夫之怒,逞盜賊之謀,功隳身戮,社稷為墟,不亦悲哉!

夫其膝行、蒲伏,非恭也;復言、重諾,非信也;糜金、散玉,非惠也;刎首、決腹,非勇也。要之,謀不遠而動不義,其楚白公勝之流乎!
荊軻懷其豢養之私,不顧七族,欲以尺八匕首強燕而弱秦,不亦愚乎!故揚子論之,以要離為蛛蝥之靡,聶政為壯士之靡,荊軻為刺客之靡,皆不可謂之義。又曰:「荊軻,君子盜諸!」善哉!


2 王賁攻代,虜代王嘉。

3 王翦悉定荊江南地,降百越之君,置會稽郡。

4 〔夏〕,五月,天下大酺[7]。

5 初,齊君王后賢,事秦謹,與諸侯信;齊亦東邊海上。秦日夜攻三晉、燕、楚,五國各自救,以故齊王建立四十餘年不受兵。及君王后且死,戒王建曰:「群臣之可用者某。」王曰:「請書之。」君王后曰:「善!」王取筆牘受言,君王后曰;「老婦已忘矣。」君王后死,后勝相齊,多受秦間金。賓客入秦,秦又多與金。客皆為反間,勸王朝秦,不修攻戰之備,不助五國攻秦,秦以故得滅五國。

齊王將入朝,雍門司馬〔橫戟當馬〕前曰[8]:「所為立王者,為社稷耶,為王耶?」王曰:「為社稷。」司馬曰:「為社稷立王,王何以去社稷而入秦?」齊王還車而返。

即墨大夫聞之,見齊王曰:「齊地方(數)千里,帶甲數〔十〕(百)萬[9]。夫三晉大夫皆不便秦,而在阿、鄄之間者百數;王收而與之〔十〕(百)萬人之眾,使收三晉之故地,即臨晉之關可以入矣。鄢郢大夫不欲為秦,而在城南下者百數,王收而與之〔十〕(百)萬之師,使收楚故地,即武關可以入矣。如此,則齊威可立,秦國可亡,豈特保其國家而已哉!」齊王不聽。


=========

7.  〔夏〕五月天下大酺 據《通鑑》通例補。

8.  雍門司馬〔橫戟當馬〕前曰 據《北堂書鈔·武功部·戟類》所引《戰國策》補。

9. 齊地方(數)千里帶甲數〔十〕(百)萬 《史記·蘇秦列傳》言齊「地方二千餘里,帶甲數十萬」,此「數」當為「二」或為衍字,「百」當為「十」,今刪改。下均同。
[發帖際遇]: 張立德 偷去了宋宇晴的書籍,從書籍裡發現了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6:03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六年(庚辰,西元前二二一年)

1 王賁自燕南攻齊,卒入臨淄,民莫敢格者。秦使人誘齊王,約封以五百里之地。齊王遂降,秦遷之共,處之松柏之間,餓而死。齊人怨王建不早與諸侯合從,聽奸人賓客以亡其國,歌之曰:「松耶,柏耶,住建共者客耶!」疾建用客之不詳也。

臣光曰:從衡之說雖反覆百端,然大要合從者,六國之利也。昔先王建萬國,親諸侯,使之朝聘以相交,饗宴以相樂,會盟以相結者,無他,欲其同心戮力以保國家也。向使六國能以信義相親,則秦雖強暴,安得而亡之哉!夫三晉者,齊、楚之籓蔽;齊、楚者,三晉之根柢;形勢相資,表里相依。故以三晉而攻齊、楚,自絕其根柢也;以齊、楚而攻三晉,自撤其籓蔽也。安有撤其籓蔽以媚盜,曰「盜將愛我而不攻」,豈不悖哉!

2 王初并天下,自以為德兼三皇,功過五帝,乃更號曰「皇帝」,命為「制」,令為「詔」,自稱曰「朕」。追尊莊襄王為太上皇。制曰:「死而以行為謚,則是子議父,臣議君也,甚無謂。自今以來,除謚法。朕為始皇帝,後世以計數,二世、三世至于萬世,傳之無窮。」

3 初,齊威、宣之時,鄒衍論著終始五德之運;及始皇并天下,齊人奏之。始皇採用其說,以為周得火德,秦代周,從所不勝,為水德。始改年,朝賀皆自十月朔;衣服、旌旄、節旗皆尚黑,數以六為紀。

4 丞相〔王〕綰〔等〕言[10]:「燕、齊、荊地遠,不為置王,無以鎮之。請立諸子。」始皇下其議。廷尉斯曰:「周文、武所封子弟同姓甚眾,然後屬疏遠,相攻擊如仇讎,周天子弗能禁止。今海內賴陛下神靈一統,皆為郡、縣,諸子功臣以公賦稅重賞賜之,甚足易制,天下無異意,則安寧之術也。置諸侯不便。」始皇曰:「天下共苦戰鬥不休,以有侯王。賴宗廟,天下初定,又復立國,是樹兵也;而求其寧息,豈不難哉!廷尉議是。」

分天下為三十六郡,郡置守、尉、監。

收天下兵聚咸陽,銷以為鍾鐻、金人十二,重各千石,置宮廷中。一法度、衡、石、丈尺。徙天下豪傑於咸陽十二萬戶。

諸廟及章臺、上林皆在渭南。每破諸侯,寫放其宮室,作之咸陽北阪上,南臨渭,自雍門以東至涇、渭,殿屋、覆道、周閣相屬,所得諸侯美人、鐘鼓以充入之。


==================

10.  丞相〔王〕綰〔等〕言 據《史記·秦始皇本紀》索隱及章校補。
[發帖際遇]: 張立德 在盛京挖出了一個風水穴,被豹王強行以 7 銀兩 換取.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6:18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七年(辛巳,西元前二二〇年)

1 始皇巡隴西、北地,至雞頭山,過回中焉。

2 作信宮渭南,已,更命曰極廟。自極廟道通驪山,作甘泉前殿,築甬道自咸陽屬之,治馳道於天下。
[發帖際遇]: 京城下起大雨,張立德 家中後山沖出了一個寶箱,內藏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3 18:46:33 | 顯示全部樓層

始皇帝二十八年(壬午,西元前二一九年)

1 始皇東行郡、縣,上鄒嶧山,立石頌功業。於是召集魯儒生七十人,至泰山下,議封禪。諸儒或曰:「古者封禪,為蒲車,惡傷山之土石、草木;掃地而祭,席用菹秸。」議各乖異。始皇以其難施用,由此絀儒生。而遂除車道,上自泰山陽至顛,立石頌德;從陰道下,禪於梁父。其禮頗采太祝之祀雍上帝所用,而封藏皆秘之,世不得而記也。

於是始皇遂東遊海上,行禮祠名山、大川及八神。始皇南登琅邪,大樂之,留三月,作琅邪臺,立石頌德,明得意。

初,燕人宋毋忌、羨門子高之徒稱有仙道、形解銷化之術,燕、齊迂怪之士皆爭傳習之。自齊威王、宣王、燕昭王皆信其言,使人入海求蓬萊、方丈、瀛洲,雲此三神山在勃海中,去人不遠。患且至,則風引舡去。嘗有至者,諸仙人及不死之藥皆在焉。及始皇至海上,諸方士齊人徐市等爭上書言之,請得齊戒與童男女求之。於是遣徐市發童男女數千人入海求之。舡交海中,皆以風解,曰:「未能至,望見之焉。」

始皇還,過彭城,齋戒禱祠,欲出周鼎泗水,使千人沒水求之,弗得。乃西南渡淮水,之衡山、南郡。浮江至湘山祠,逢大風,幾不能渡。上問博士曰:「湘君何神?」對曰:「聞之:堯女,舜之妻,葬此。」始皇大怒,使刑徒三千人皆伐湘山樹,赭其山。遂自南郡由武關歸。

2 初,韓人張良,其父、祖以上五世相韓。及韓亡,良散千金之產,欲為韓報仇。
[發帖際遇]: 睿王爺酒後不宜騎馬,張立德 將睿王爺安全送達睿王府,獲得賞銀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18-12-11 11:45 , Processed in 0.151059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