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554|回復: 34

[小說] 戈止廟堂番外—中元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27 00:05: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大樑立國第二百九十六年,永熙十一年夏末。

玉衡閣外的櫻桃樹已經陸續結下了豐碩的果實,玉清公主蕭婉華獨自走在茂密的樹林下。身旁的奴婢們很知趣的退出幾里外,不去打擾自己的主人。她們當中無人知曉,為什麼每年這個時候自家娘子都會親自釀一壺酒,再一個人靜靜地穿梭在櫻桃樹林中。玉衡閣外的花圃上,不像其他宮殿外那樣種滿了各種爭奇鬥豔的花兒,而是種滿了一棵又一棵的櫻桃樹。櫻桃樹的枝幹不算高大粗壯,卻能結出一串串鮮紅誘人的果子。要說這一年之中最美的光景,當屬現在果實全部結成的時候。翠綠的枝葉加上鮮紅的果實互相映襯,倒是一幅樸素喜人的風景畫。

蕭婉華拿起那壺釀好的葡萄酒,朝著地面倒了一些,酒液順著泥土的縫隙一滴不漏的全部吸乾。她自己也喝了一口,甘醇的酒液幽幽的勾起了遙遠的記憶。

“十四叔,今年的櫻桃樹開的好看嗎?”她摩挲著酒壺,“沒想到,你已經離開這麼久了……”

那年她不過髫年之齡,初次見到那位傳說中的的皇族翹楚。宮內的傳聞滿天飛,說這個廣武侯蕭景宏在鐵勒的時候是如何如何的殘暴​​嗜血,食人肉喝人血。更有的說他虎背熊腰,力大無窮,和那些異族的大力士無異,以殺人為樂。總之都是把他妖魔化的,褒揚他的也有,說是什麼少年英才,能在風雲變幻的鐵勒中蓄勢待發,但是這類評價終究是少數。大家多是帶著一種看好戲的心態,來看待他。

直到他們見面以後,她才發現這個傳說中殘暴不仁的人,竟有如此溫柔的一面。

他能微笑的看著兩個皇兄拌嘴,也能和藹的請自己和皇姐吃糖。大皇兄崇尚武力,他可以滔滔不絕的說很多很多和戰爭有關的故事。那些鮮血和敵人,榮耀與使命,都令人熱血沸騰。大皇兄都忍不住嚷嚷要隨十四叔上戰場了。

他只是輕描淡寫的拒絕了:“等你再大點的時候,再和我說吧!”
“十四叔從軍的時候,也沒有多大啊!”大皇兄不甘心。
“戰場殺伐,九死一生,即便你想去,你父皇也不會答應的。”他拿出玉珠,送給兩人一人一顆,“以後如果不便相認,就拿出玉珠,好嗎? ”

“為什麼呢?”蕭伯珪不明所以。

“我告訴你,因為皇子長大了要從軍打仗,要為官治理四方,弱者甚至要作為質子遠赴他國。公主嘛,有的嫁給本國才俊,有的出嫁外國和親。說不定以後就看不見妹妹了。”

“我可以不嫁嗎?嗚嗚……”她真的害怕了,第一次聽到自己的命運竟是被這般殘忍的安排好時,著實是驚慌失措。

“放心吧!這一天不會來的,就算來了,十四叔也會親自保護你,不讓你受到傷害的。”蕭景宏的話竟輕易的安撫了當時還是很愛哭的二公主。她看看他,還有站在他肩上神氣十足的獵鷹亦凡,毫不猶豫的相信了。在她眼中,十四叔就是一個和順的人,但絕不可輕易冒犯。也許是一個武將的威嚴,看似瘦弱的身軀下,居然隱隱散發出一種攝人的殺氣。蕭婉華後來也見過不少和蕭景宏出身相似的貴族,但再沒有一人,能夠把冰與火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她的十四叔很少留在京城,就像傳聞中的那樣,他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將軍。每年只有年底過年的時候才會回來,他們的交集也僅僅限於家宴和拜年時的短暫時光。每次見面,幾乎都能看見蕭伯珪纏著他的身影。他笑著回答完蕭伯珪的諸多疑問,轉身再逗逗其他的皇子皇女。每次都給他們帶來一些遼東的特產,還有很多他們未曾聽過的稀奇故事。


他的世界沒有富貴堂皇,沒有歌舞昇平。所到之處,一片荒涼,白骨盈野。如同他灰暗的童年一樣,鮮有亮麗的色彩。可就是這麼一個人,後來居然成為當代皇族中最耀眼的將星。即便他回京後鬧出了一些艷聞,也不過是如風吹過一般,來得快去的也快。


蕭婉華曾經問他,有沒有最喜愛的詩句。蕭景宏稍一思索,揮毫寫下一句。


“醉臥沙場君莫笑,自古征戰幾人回?”


豪邁的筆觸隱約透著悲涼和無奈,蕭婉華不知道,他是在感嘆命運的多舛,還是緬懷那些已經故去的戰士們。




再到後來,蕭婉華再次聽他的消息是在御前問對之前。蕭景宏在遼東大旱的時候,冒著被彈劾的壓力打開軍需庫賑濟那些契丹俘虜們。朝中一片嘩然,質疑的聲音紛紛冒出來,都說他私通外國,圖謀不軌。她心底是絕對不會相信這些流言蜚語的,可又暗暗的為他擔心,怕他鬥不過朝中的頑固老臣。結果證明她實在是多慮了,蕭景宏不僅贏了,而且贏得漂亮至極。


“真正的強者,就是能夠駕馭他們的人!遼東要的將帥,是虎狼!不是綿羊!如果只想帶著蝦兵蟹將守著遼東,那才真的把國土拱手相讓!”


“我居心何在?赤膽忠心皆為大樑計!要斬殺契丹虎,那是易事,可要攪得契丹國內動盪,那才是難事!”


“每一場胜利,皆是戰士們浴血奮戰得來,從無簡單一說!虞大人若是覺得打仗如兒戲,大可穿上本將的鎧甲上前線試試!”


“諸位同僚,景宏自泰始十六年,就在北疆效力。眾所周知,我的父親,我的二哥都是沙場悍將,為了大樑衝鋒陷陣,傾灑熱血。而我,只是跟隨他們的腳步。說實話,我一直覺得,自己遠遠不及父兄,故,未有一刻敢懈怠厭倦。......”


蕭婉華看著那些被記錄的話語,彷彿看到那個孤傲的身影獨自對抗著無邊的黑暗,那滿腔的熱血並沒有因時間而逐漸變冷。只是人也病倒了--御前問對剛剛結束,他就昏倒在宮外了。一個月後,她才得以看望他。

”婉華?“蕭景宏顯然有些奇怪,“你怎麼來了?”

“聽說十四叔病倒了,婉華擔心你的身體,特地前來看望。長公主還託我送了些藥材。”

蕭景宏眼中一亮:“那,那代我多謝大姐.....“

”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我是不是打擾你休息了?“

”沒事的,婉華。我正悶得慌,陪十四叔說說話好嗎?”


蕭婉華點點頭,於是蕭景宏說起了這些年他和契丹的恩恩怨怨。從入軍之初的林燮謀逆,到岀使渤海前後的大小戰役,再到這次的營州戰役。蕭婉華從未聽他如此鉅細無遺的說這些事情,聽得入迷,卻發現人的聲音越發的沉重而微弱。原來蕭景宏睡著了,他半躺在厚厚的被子堆旁,面色蒼白,雙目微閉,平穩的呼吸間是無法掩飾的倦色。


他太累了。


“白虎,他的馬槊聚集了雷電的力量和速度,發出致命的一擊。我多次見識過它的威力,馬槊的領地裡,寸草不生,遇人即死。白虎的凶狠和馬槊的威力合二為一,成為極為恐怖的存在。就連契丹的軍隊,也畏懼三分。他們都說,哪怕死在異鄉,也比死在馬槊下舒服,且榮耀。”他咽嚥口水,“那次,燕國公直接抗下了可以劈開山石的一擊,我以為不過又添了一個冤魂。結果,他活下來了,能在必死的攻擊下存活,肯定是受了神靈的庇佑。 ”


“這道孔洞一般的傷口,胸前處於低位,胸後卻在高位。就是營州戰役裡,耶律一鳴那致命的馬槊一擊,從身前斜刺上去,靠著蠻力和衝勁把人串起來。如果橫向直刺,恐怕攻擊者會因為失去平衡而摔落馬下的。”


儘管蕭景宏對他的傷勢隻字不提,但是蕭婉華還是可以想像到當時的場景。那無疑就是九死一生,馬槊直接把麵前人捅了個對穿,直直釘在地上。就像塔卡所說的那樣,所有人都以為他必死無疑,結果他又一次逃出了死神的魔掌。這麼多年來,坊間傳來的八卦中總有一些是關於邊境戰役的。她剛剛出生的時候,蕭景宏就已經從軍了。大大小小的戰役讓他累積了皇族間無人能及的累累軍功,可也過度的消耗了他的身體。如今他才剛過弱冠啊,就已經如此了。蕭婉華心裡不由得一緊,竟想去幫他提一提已經掉下來的被角。


沒想到,一拉之下,蕭景宏的猛然一動,眼睛一下子睜開了,露出了凶狠的神色。同時,右手猛地握住了蕭婉華的手腕。蕭婉華從未見過他這幅神情,一下子就嚇到了。


“十四叔,我,我看你睡著了,只是想幫你拉拉被角......”蕭婉華嚇得退出幾步,指著那還未拉上來的被角說。

“......哦。”蕭景宏回過神來,自己提了提被角,“剛才嚇到你了嗎?”

“是有點,十四叔以為是在打仗嗎?”蕭婉華小心翼翼的問。

“這個毛病是改不了了,在戰場上,就算睡著了也要把耳朵打開,一聽到異樣就要馬上作戰。夜戰,偷襲,都是家常便飯。”蕭景宏的神色變得柔和,“不過你也不需要知道那麼多。”

“十四叔這些年一直戍守遼東,難道就沒有想過回京城發展?以你的軍功,要轉為中央官員也不會是大問題吧?”蕭婉華又問,“如此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

蕭景宏的臉上浮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比起波詭雲譎的官場,我更喜歡在戰場馳騁。鮮血和白骨,比那些變換莫測的人心要直接多了。”


他的確是非常厭倦官場的爾虞我詐,這次的御前問對,想必真的讓他身心俱疲了吧?


“更何況,”蕭景宏徐徐道,“從前是為了報答六哥的恩情,如今是為了給你父皇鎮守邊疆,減少對契丹的憂慮,可以盡情去做他要做的事情。”

“可是你這樣,不累嗎?”

“十四叔只是一個將軍,只需要保證那裡的將士得到充足的糧草裝備,那裡的百姓可以多過幾天安寧的日子,就足夠了。而你父皇,要面對周邊各國的侵襲,還要處理朝中各種錯綜複雜勢力,還要和天鬥,處理各地年年發生的各種天災。如果說累,最累的該是你父皇吧?”


蕭婉華無言以對。

“十四叔,在你死後,婉華就再也沒聽到過真正的戰場故事了。”蕭婉華又朝泥土倒下一杯酒,“皇族戰將的名字,你當之無愧。”


的確,在蕭景宏死後的十幾年間,蕭婉華也認識了一些在邊境混過幾年的貴族子弟,她也嘗試和他們討論一下戰場的情況。可是她發現,這些貴族子弟只不過是去那裡走個過場。或者只是掛著虛名,卻不做事的;或者根本沒上過戰場,只是在後勤待過幾天的;又或者,只是跟在他們那些親戚將軍身邊作威作福的。再也沒有一個人,能像蕭景宏那樣,踏踏實實的從低做起。那些貴族子弟還飄飄然的說自己是某某軍的將軍,打過什麼什麼仗,立下什麼什麼軍功。在蕭婉華看來,不過就是更浮誇的坊間說書罷了。


蕭景宏和他們不一樣。他曾經獨自在茫茫草原闖蕩了兩年,卻靠著自己的努力凝聚了有限的力量,間接導致鐵勒王權的更替。他曾被數倍敵軍圍困,卻能激發所有將士的熱血決一死戰。他也曾力挑契丹的五虎上將,即便是死也決不後退。他也曾前往東瀛面對陌生的局勢和敵人,卻能和當地的戰將結為好友,惺惺相惜。


蕭婉華想起了他的獨子,第二任的廣武郡王蕭啟贍。如今不過是十五六歲的年紀,卻已經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紈絝子弟。吃喝嫖賭樣樣精通,更是熱衷於打馬球。他還誇言自己的騎術絕對不亞於其父。蕭婉華十分不齒,他的父親可是一等一的戰將,他自己又算個什麼東西?


直到他忽然“得了重病”,長期閉門謝客以後,蕭婉華才得以一窺這個年輕王族的真實面貌。


“原來是玉清長公主來訪,小王抱恙在身,恕不行禮。”少年半躺著,懶懶道。

“聽聞殿下得了重病,我來看看。蕭婉華不動聲色的觀察四周,本以為會發現很多玩樂的東西,卻沒想到,是幾個堆滿了竹簡的高大書架。書架的背後還有一張巨大的羊皮地圖,赫然發現地圖邊緣的一列字:永熙八年繪製。


“三年前的地圖.....“蕭婉華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由於泰始年間始,帝國四周戰事不斷,疆域經常變更,因此地圖需要幾年就更新一次。可是要繪製一份地圖又豈是那般容易?如果是官府的話,大可派人前往各地勘察情況繪製,或者下令又各地方政府上交自己管轄區域的最新地圖,再行繪製。可是蕭啟贍如今只是一個閒散王爺,連千牛衛也不是,他又如何得到這張地圖的呢?


“長公主看夠了嗎?”蕭啟贍不知何時站在蕭婉華的背後,一股寒氣森森的襲來。

“啊?”蕭婉華轉身看看微微發怒的少年,“我只是一時好奇......”

“您和世人都覺得,我蕭啟贍就是一個碌碌無為的紈絝子弟,辱沒家風,不思進取,對嗎?”

“難道不是嗎?”她反問道,“賽狗,鬥雞,嫖賭,馬球,嗜酒,你樣樣都有。哪一點像你的父王?”

“長公主若是無事,還請回去吧。”蕭啟贍忍下怒氣,“小王自知不如父王英武,世人要說便說,我不在乎。”

她離開王府前,發現西域那一帶的區域好像是剛剛繪製不久的,墨跡尤新。


她本來不怎麼關注蕭啟贍的,自此也開始逐漸觀察他的言行。他雖然精通各種娛樂之事,但是對朝政和時局卻自有一個判斷,卻藏的很好,偶爾才在言語中洩露一兩句,均是精闢入理,一針見血;他酷愛馬球,在王府裡也培養了一支專門的馬球隊伍,看似成天沉迷玩樂招搖過市,其實每個人對武藝和武略都有著一定的造詣;他看似和血緣關係親近的淮陽王府沒有過多來往,原來和第三任淮陽郡王卻是至交,淮陽王府三代活躍於政壇,而廣武王府隱匿於市井,就連世人也逐漸忘卻他們曾經如同一體......如此的心機,真的不像他那個率直的父王。


“十四叔,我總算知道當年你身邊那個精通火器的少年去哪裡了......”蕭婉華把壺裡的最後一點酒盡數傾灑落地,“原來當年,你就把他安排在安西鎮。這麼多年了,他也沒有忘記你的提攜之情,也是難得。”


當年御前問對時,蕭景宏的表現固然力壓群臣,另外兩位副手塔卡和白正贏的表現也令人眼前一亮。之後也不是沒有人沒嘗試拉攏他們,只是塔卡腦子簡單,早就認定蕭景宏是主人,說什麼也不肯離開他,有心者就把心思放在白正贏身上。可是白正贏卻無意留在長安發展,蕭景宏要去前線,他便跟去。到末了,蕭景宏臨死之前,舉薦他留在安西鎮幕府任職,白正贏也答應了。蕭婉華已經很久沒有聽到他的消息了。沒想到十幾年後的重逢,白正贏已經是安西鎮的節度使幕府掌書記兼判官,主要公文和財政都出於他手,也不是當初那個毫無根基的異國少年了。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這是白正贏對蕭景宏的評價,乾脆直接。

“你跟在他身邊,也算是他的幕僚,為何不勸他?”蕭婉華問。

“我不會勸他的,”白正贏望向遠方,“那樣,宏哥就不是宏哥了。其實他和我是同一類人,如果當年我屈服於國內的壓力,選擇成為一個商人,也許,我就永遠沒有辦法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也就不會遇見他。如果他只是為了享受榮華富貴,也不會義無反顧的走上這條艱險的道路,至死不渝。”

“他很幸運,有你這樣的朋友。”蕭婉華道。

“不,他最幸運的是,有一個足夠聰慧的繼承人。”白正贏微笑,“世人都說蕭啟贍貪圖享樂,吃喝嫖賭無一不碰,毫無其父之風。宏哥在戰場上和敵軍廝殺,啟贍在帝都和詭異人心鬥爭,誰都不容易。”

“你為什麼告訴我這麼多?”

“下官猜,長公主是當今少有的依舊懷緬宏哥的人。”白正贏嘆了口氣,“當年他就那樣死了,很多事情......還沒做成。例如,看著他的兒子,成為一個真正的廣武郡王。”


廣武,意為廣開邊疆,武德服遠。蕭婉華驚訝於白正贏尖銳的觀察力,也終於看懂了十四叔的獨子,還有當年那個橫行於戰場上的身影。
發表於 2018-9-27 09:11:15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完后 先倒不是觉得虐 而是把看正文时的一些疑惑解开了。。原文的设定真的挺庞大的。。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酒後駕馬」遭巡城兵丁攔下,開罰 6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7 09:13: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宫云裳 發表於 2018-9-27 09:11
看完后 先倒不是觉得虐 而是把看正文时的一些疑惑解开了。。原文的设定真的挺庞大的。。 ...

因为原作更庞大,大的我日日难安夜夜难眠2333
發表於 2018-9-27 09:18:05 | 顯示全部樓層
比起腹黑的萧启赡,我更爱他父亲那个的人设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走在崇文門大街,突發大雨,衣服送洗共花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9-27 09:26:56 | 顯示全部樓層
莫日根哈日查蓋 發表於 2018-9-27 09:13
因为原作更庞大,大的我日日难安夜夜难眠2333

太可怕了。。。。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在賭坊大殺四方,共贏得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9-27 09:56:27 | 顯示全部樓層
给萧景宏打call啊 这篇比楔子更喜欢 他和萧婉华有米有什么小故事?
看到是虎狼不是绵羊的时候笑了,想起来绵英大人
[發帖際遇]: 神麒 到軍營登記從軍,獲得了 3 銀兩糧餉.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7 10:21:38 | 顯示全部樓層
神麒 發表於 2018-9-27 09:56
给萧景宏打call啊 这篇比楔子更喜欢 他和萧婉华有米有什么小故事?
看到是虎狼不是绵羊的时候笑了,想起来绵 ...

感觉你更喜欢这对呢,不过萧婉华是单箭头哦哈哈哈
萧景宏心有所属了哈哈哈哈
[發帖際遇]: 莫日根哈日查蓋 坐在樹下乘涼時遭到 2 銀兩 擊中腦袋.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9-27 10:39:34 | 顯示全部樓層
莫日根哈日查蓋 發表於 2018-9-27 10:21
感觉你更喜欢这对呢,不过萧婉华是单箭头哦哈哈哈
萧景宏心有所属了哈哈哈哈 ...

是不是大公主~有说送来眼前一亮~
[發帖際遇]: 神麒 偷去了宋宇晴的書籍,從書籍裡發現了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7 10:41:57 | 顯示全部樓層
神麒 發表於 2018-9-27 10:39
是不是大公主~有说送来眼前一亮~

这样也被你看到了
真是火眼金睛
[發帖際遇]: 莫日根哈日查蓋 到軍營登記從軍,獲得了 3 銀兩糧餉.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8 17:51:46 | 顯示全部樓層
宫云裳 發表於 2018-9-27 09:18
比起腹黑的萧启赡,我更爱他父亲那个的人设

这是一个正面例子,虽然生长在黑暗中,但是心向光明,最后还成为了帝国的栋梁
有些事,非不能也,不为也。
[發帖際遇]: 莫日根哈日查蓋 在街角被四位王爺強收過路費,支付了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0-4-8 13:36 , Processed in 0.210253 second(s), 4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