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240|回復: 1

[小說] 戈止廟堂番外——落差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28 23:17:4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PS:感謝全職的同人曲,只是這個真的可以跨越時空發刀子……

我有個朋友。他,可是從小就在邊疆拼殺的不敗將軍。後來,後來。

神弓滿弦的殺機,勾勒年少無畏的夢
穆青雙手握緊長刀,盡力抑制自己的顫抖。而對面只有一把普通的長弓。

不普通的是人,那是遼東的射雕者,也是他的兄長——廣武侯蕭景宏。

“準備好了嗎?”
“來,來吧!”


三支去了箭頭的箭凌厲射出,穆青忙揮刀抵擋,最後發現皮甲上居然有兩個紅點。

“要是在戰場上,你就死了。”蕭景宏冷冷丟下這句話,留下了滿臉羞愧的穆青。

後來穆青成為了當之無愧的刀魂,一切只是源於蕭景宏的一句話:“我是遠程兵,要是有一個近戰的能幫我掃清所有膽敢接近的混帳就好了。

“要想成為天鷹的伙伴,首先你要有豹子一樣的速度,虎一樣的體力,還有狼一樣的凶狠。”雖然穆青的青少年時期不像蕭景宏那般驚濤駭浪,但是也學會了在刀林箭雨中活下來。然而遺憾的是,他的刀永遠沒有他的箭快。

人生漫長有時也匆匆,想要將差距抹平,已是再無可能
穆青已經忘記了度日如年是什麼感覺。

雍寧的落幕,大樑的滅亡,新朝的崛起。這一切對他來說,恍如彈指間。當他聽到別人恭恭敬敬稱呼他為建寧王時,他才想起,已經是隔世了。

梁朝的穆青,只是建寧王子,建寧王世子,還沒戴上那頂沉重的王冠。

“我的王位,不過是世襲蔭封而來。可宏哥,才是真正的軍功王爺。”

他依稀記得,自己最初從軍那幾年,沒一刻不想放棄。他幾乎把以前沒吃的苦,一次嚐遍了。從後勤運輸,到超額訓練,到冒險偵查,再到戰場衝鋒。每一次都是新的體驗,每一次都精疲力盡,但每一次,心都是滿的。那個時候,他只需要看看自己和他之間有拉近了多少距離,只是一個純粹的武人。

誰料到他會如星碎落蒼穹,曾約定要並肩站在天樞閣上
雍寧十五年底,慘勝歸來的王師皆頭束白巾,護送烈士棺槨而歸。穆青呆呆的看著這一切,鋪天蓋地的紙錢,撕心裂肺的哭聲彷彿都與他無關。他沒有像別人那樣搶著上去慰問他的遺孤,而是自己默默走上天樞閣。閣內皆是功臣塑像,從開國至今,不超過十人。

“不是說好了,要一起站在天樞閣上嗎?為什麼你要食言?”

天樞閣,是大樑朝臣最高榮譽。不僅僅是蓋世功勳,還要是轉變國運的人才有資格問鼎。

“在這樣暗流洶湧的時代,要想扭轉乾坤,總是有機會的。”蕭景宏曾經這麼評判。
“如果那天真的來了,但願我能和宏哥並肩作戰。”
“會的,只要你足夠強。”

宏哥,現在我已經能獨當一面了,可是你在哪呢?

如今卻只剩一人獨享光榮。那人那夢,都已,成空
建寧王后來見過太多的榮耀和財富,以至於都麻木了。他自己就是第一個以郡王之身享受世襲罔替和親王待遇的人,他的子女盡數封侯,他的封地還是先祖曾在的雲南。而他也成為大齊帝國第一個生時進入天樞閣的人。

堂堂天子,見到他也要尊稱一聲舅祖父。而朝臣們更是以穆家唯首是瞻,一切和前朝相似,但是不同的是備受尊崇後面的原因。

只是當他看到那個略顯瘦弱的身影時,心裡總是一緊。

那是他唯一的子嗣,也是唯一繼承他所有的人。他背負的絕對不比那個人少,叛國的質疑,滅親的罵名,甚至是不戰的嘲諷。雖然他足夠出色,但是永遠無法取代那個在戰場上大殺四方的身影。而他十分清楚,那一年的冬天,那個人和他所有的夢想,都被無情的埋葬在遙遠的西域,掩埋在層層沙土之下。

想念遼東天鷹旗,終在這片戰場重逢
三十多年後,穆青終於看到了那面讓鐵勒軍隊膽寒的天鷹旗。廣武王的長子蕭柏到了遼東,舉起他祖父的旗幟,重新譜寫那段不朽的傳奇。

依舊是鋒芒畢露,依舊是孤勇無敵。那是一把銳利的匕首,狠狠刺進敵人的心臟,一招制敵。穆青彷彿看到初出茅廬的蕭景宏,年輕而稚嫩。穆青好久沒有打過那樣酣暢淋漓的仗了,他以血鑄就的刀魂,終於能配上翱翔萬里的天眷之鷹。草原上沒有飛鷹震懾,野狼猛虎實在是太囂張了。

手弩橫掃氣息的翻湧,長刀伴血河流動,顯示配合出眾

穆青終於在熟悉的戰場上找回了熟悉的感覺。靈敏的箭雨穩穩壓制住敵軍的進攻,他的尖兵上前絞殺。一張一合,一緊一鬆,默契無比。

“我沒有想過,我和王爺的配合竟這麼好,就像曾經練習了許多次一樣。”蕭柏十分驚奇。
“你會是不世出的弓將,就像你的祖父一樣。”穆青迂迴的說。
“我常常覺得,祖父依舊活著。雖然我從未見過他,可是這些東西,都是他有意無意間透過夢境給我的。”蕭柏陷入了回憶,“夢境......屈叔說那是地府的黑白鬼使的幫助,只有被選定的才有這個待遇,當年......他也是靠著這個得到了這些。”
蕭柏朝前一指,那是隨風飄逸的天鷹旗。
[發帖際遇]: 京城下起大雨,莫日根哈日查蓋 家中後山沖出了一個寶箱,內藏 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28 23:18:4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看見絢爛中你的笑容,萬石弓抖落開曾經過往重重
蕭柏彎弓射箭的英姿讓穆青恍惚了一會兒,彷彿回到多年以前,那個驕傲的青年將軍在肆意追殺他的獵物。

“遼東是勇者的樂園,弱者的墳墓!”那個青年如是說。
萬石弓的箭,不為殺人,只為守土全軍。這把做工精良,用材精細的寶弓,曾取得敵國首領的項上人頭,贏得一場場驚人的勝利,也承載著他們的夢想。

萬石弓跟隨他的主人們,駐守過寒冷的遼東,抵達過遙遠的西域,也奔襲過溫熱的雲南,更飄搖到海岸另一側的東瀛。所有的傳奇,滿腔的熱血,畢生的榮耀,都有萬石弓親自見證……直到將星的隕落。

掩護的槍火已被別人操縱,並肩的夢,化為,虛空

穆青有時候慶幸自己足夠長壽,能替他的兄長看看他的繼承者們是多麼出類拔萃,卓爾不群。

他的第三個孫子,後來第三任廣武王蕭松,不僅僅繼承了神射的本領,更學會操控跨時代的兵器——火砲。安西火砲,威震天下。

火砲除了速度緩慢,其他都是優點。它能撬開堅如磐石的城池,也能守護防守不足的邊城。穆青彷彿看見當年在新​​火砲旁好奇移動的身影。

“等這火砲穩定下來,我一定要親自指揮部隊沖鋒!”他豪氣萬丈,如今只剩清風白雲。即便後繼有人,也是物是人非。

刀魂的光榮已刻成永恆,真正的神射卻被這時間塵封
穆青後來被譽為刀魂,他出神入化的刀法令人瑟瑟發抖,所到之處,無不是鮮血白骨。沒有人清楚,這個名字背後有多少卷刃的長刀,多少不甘的冤魂,還有多少被毀的家園。

以至於後來,穆家刀法,成為齊朝刀法的主流,傳於後世。穆氏子孫,皆以習刀法為榮。一刀致命固然可怕,最可怕的是,他可以隨意掌控你的生死,讓你活不到入夜,你就不會看到明天的太陽。

“所謂神刀,不過是將人的薄弱之處,生理特徵一一拿捏在手,然後隨心宰割。”穆青這句話,竟被奉為圭臬。

可是他沒有說,神刀最大的意義,在於有一隻萬里挑一的天鷹翱翔,為他蕩平一切障礙。

復國的遺憾誰又能讀懂,一切都只為,黃昏,青塚

梁亡後二十年,新朝建立。梁章帝的幼子起兵遼東,鏖戰十幾年,終於平定天下。

大軍入主昔日的帝都,殘骸和塵土令人感慨萬千。建寧王府在廢​​墟中重建,巍峨雄偉更勝從前。朝堂之上,三兩建國功臣一言九鼎。前朝諸陵墓重建,也包括西域的郡王墓。

蕭松緩緩走到郡王墓前,撫摸著上面銘刻的文字:“祖父,父王,王兄,我終於來了。”除了插上齊軍旗幟,甘甜的櫻桃酒還灑遍了荒蕪的墓地,聊以慰藉一二。

六十年前的夕陽,是一代戰將生命的倒計時;六十年後,是新朝收復國土的喜訊傳揚。當戰火遠去,只有無言的青塚,靜靜述說著那些年的血與淚。

建寧王府的斜對面就是廣武王府,只是當時那策馬揚鞭的意氣風發,那對酒當歌的豪情萬丈,再也不復返了。


齊承梁祚,很多故去的得以繼承,可有些人和事,注定要成為永恆的遺憾。
[發帖際遇]: 莫日根哈日查蓋 在盛京挖出了一個風水穴,被豹王強行以 2 銀兩 換取.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0-4-10 14:11 , Processed in 0.167798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