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525|回復: 26

[小說] 《霁月将阙》(少年康熙剧向同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9-30 10:31: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前几日同世子谈起一种写作方法:主角死在正文开始之前,而正文是用无数人、无数个侧面的回忆,反复勾勒、渲染主角的形象。
其实在《渝生》里,我已经用过这样的方法,而这篇《霁月将阙》写的时间更早些。

这是康熙(玄烨)和柔嘉公主(冰月)之间的故事,算是电视剧《少年康熙》的同人作吧。
故事发生在康熙二十八年,女主过世的十六年后。
不谙世事的胤禟(皇九子)和胤祉(皇三子)在无意中引出了这个尘封许久的故事。

康熙眼里的月儿,太皇太后眼里的冰月,荣妃、长公主、李德全眼里的冰月格格,都是不一样的。
有些我详细写了,有些只是暗笔,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主观色彩,很含混,却让这个形象更清晰而厚重了……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被正在飆馬的嘉郡王車尾燈掃到倒地,獲得保險金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10:33:03 | 顯示全部樓層
康熙二十八年。


【一】
“小猴兒崽子!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你!皇上命送去安王府的東西都敢先偏了去!”禦膳房外頭的牆根兒下,都太監李德全正壓著嗓子教訓著一個小太監。

那小太監看著只有十來歲,嚇得渾身顫抖,話都說不齊全:“諳達……諳達饒命……這是禦膳房挑揀剩下不要的……奴才看著還好,所以……所以……”

他張口結舌,半天說不出下文,滿頭滿腦的汗涔涔而下。旁邊滾落著個荔枝,剛撕開一點皮兒,便見裡面白嫩飽滿的果肉。李德全躬下身去拾起那荔枝,用袖口小心的擦了擦上頭的灰,見那荔枝表皮雖齊整,顏色卻不均勻,且又偏小,這才點了點頭,朝那小太監道:“去敬事房領手板子,回頭也長長記性!”小太監這才唯唯諾諾的去了。

李德全將那荔枝用帕子包了,低聲念叨了句:“柔嘉公主從前最喜歡荔枝,只可惜嚄……”話未說完又歎了聲,往養心殿的方向瞧了眼,搖了搖頭:“可苦了萬歲爺嘍,十六年了,還記著哪……”

正念叨著,迎面便見兩人走來。年長些的有十一二歲,一身寶藍的袍子,系著明黃腰帶,上頭系著塊美玉,看去氣度溫潤,已有翩翩美男子之形。年小的那個也不過五六歲,一襲絳花袍子,同樣系著明黃腰帶,看去卻是劍眉星目,虎頭虎腦,極為精神。

李德全趕緊打千行禮:“奴才給二位阿哥請安。”那帕子裹著荔枝,藏無可藏,便就著握在手心裡。

那寶藍袍子的少年微一笑道:“諳達不必多禮。”

李德全乖覺的一笑,就著起身,道:“多謝三阿哥!二位阿哥這是要回阿哥所麼?”

三阿哥胤祉道:“我和九弟剛從學裡來,正想著去給皇瑪嚒請安呢。”

李德全正想客套幾句,九阿哥胤禟已指著他背在身後的手,探頭探腦的問道:“你這手裡藏著什麼好玩意兒哪?快拿出來瞧瞧!”

李德全一愣,進退兩難,只得哄道:“奴才身上哪有什麼好玩意兒?這眼前頭,再好的東西,也沒有前個兒皇上賜給宜妃娘娘的霽月琉璃屏精巧啊。”

那霽月琉璃屏是前朝珍藏的稀世之寶,屏風上畫著唐寅的寒月松江圖,卻不是尋常靜止的畫兒。松江流水潺潺,水聲可聞;皓月或盈或缺,俱可變化。從不同的角度看過去,便是不同的景兒,因有‘一屏千面’之讚譽。

清朝定鼎京城後,明宮舊藏多數封存了來。那日正是十五,天陰著,沒見著月亮。宜妃伴架在側,因是笑說了句‘這天陰著也太不巧,到了十五也不露個滿月的臉兒,回頭見了又該是弦月了。’康熙遂笑道,月兒不就在朕跟前坐著呢麼,滿月弦月,朕都喜歡。

宜妃名作‘閱兒’,皇帝將之比作‘月兒’,道是重音。她未多想,笑道:“今兒想賞月圓,明兒想賞月缺,可是老天不作美,偏生不能如願的。”因是輕聲猗嗟,笑意幾許微渺。

便為著這句話,康熙特地讓人尋了這霽月琉璃屏,又下旨賞了給她。琉璃屏抬進景陽宮時,六宮豔羨不已,紛紛來瞧。榮妃亦是說了句:“從前因著孝誠皇后點檢庫房,特地把這幾件要緊的寶貝拿出來細看,本宮跟著飽了回眼福。竟不想它是落在宜妹妹那兒…宜妹妹,果是福澤深厚的…”言罷水瞳輕斂,丹唇微啟低歎。榮妃資歷尚在諸妃之上,聞此言,底下坐著的幾個妃子更是幾分哀怨嫉妒。

這些胤禟自然都明白,雖然年紀不大,可卻聰敏的緊;再則那些怨婦看著額娘的神情,更是不難讀懂了。

聽李德全提起這茬兒,胤禟嘿嘿一笑,道:“既是皇阿瑪賞給額娘的,便是額娘應得的。”李德全忙應是。胤禟轉而道:“可這和諳達手裡的玩意兒有什麼關係?諳達拿著琉璃屏的由頭來推搪,難道也想要一扇不成?”

李德全可是連死的心都有了,忙跪下叩頭:“奴才不敢!”

胤祉見狀忙拍了拍胤禟的肩膀,出來圓場道:“九弟,咱們還得去皇瑪嚒那兒呢,快走吧。李諳達也得辦差啊。”

胤禟仿佛突然想到什麼,明亮如星的眼睛一瞪,烏黑瞳仁中閃過天家尊貴的光芒,使人不敢逼視:“啊,對了!你不在皇阿瑪身邊伺候,卻來禦膳房做什麼?皇阿瑪的禦膳從來都是傳到養心殿去的,而且這個時辰,早膳早該用過了,難道是你們這些奴才當差不經心,連皇阿瑪的茶點都誤了!嗯?”他說著,負手在身後,小大人兒似的盯著李德全。

李德全聽這幾句話句句不得了,出汗如漿,叩首不迭:“九阿哥言重了,奴才是奉旨出來辦差的。”一抬頭撞見胤禟的眼神,趕緊把手裡握著的帕子攤開,道:“皇上命人送一籃子荔枝並些鮮蔬瓜果到安親王府,又怕他們不經心,所以讓奴才來看著…”邊說邊擦著額上的汗,心道:這位將來可真是個不好應付的主兒。

胤禟本以為真是什麼好東西,見是個荔枝,撇了撇嘴:“就個破荔枝還有什麼好藏的!我最討厭荔枝了!哼!”因說著,拽著那帕子角兒一掀一甩,荔枝骨碌碌的滾了幾滾。胤禟看著還不解氣,巴不得攆上去踩上幾腳,轉眼瞥了瞥李德全,又裝出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說:“我和三哥給皇瑪嚒請安去了!你們這些奴才,辦差可都仔細著!”說完便拽著胤祉走了。胤祉滿臉哭笑不得,只得向李德全點了點頭。李德全見二人走遠了,方覺舒了口氣,忙著進禦膳房查看去了。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帶阿婆過河,阿婆給與2 銀兩 作為感謝費.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10:33:35 | 顯示全部樓層
【二】
慈寧宮裡傳來陣陣笑聲,胤祉和胤禟一同走進,果見榮妃、宜妃等幾位妃子正在陪太后說話兒。胤禟隨著胤祉行禮,說:“孫兒給皇瑪嚒請安,給額娘請安,給各位娘娘請安。”

太后見了孫兒們,笑的合不攏嘴,忙招手讓他們過來。胤禟一下撲進太后懷裡,喊道:“皇瑪嚒!”太后撫著胤禟,又看向宜妃,笑說:“這孩子果真像你,連這性子都是隨了你——不認生!”話未說完,胤禟搶著道:“皇瑪嚒,以後禟兒天天來給您請安!”太后更是喜歡。

諸妃也都笑了,榮妃湊趣笑道:“九阿哥就是討人喜歡,不像老三,溫吞水兒似的。”宜妃笑道:“三阿哥安靜靜的正好呢,胤禟也忒淘氣了,又精乖,把人氣得都不知怎麼好!”

胤禟本是攬著太后,聽宜妃這麼說,忙從榻上跳下來,搖著宜妃的手臂說:“額娘,禟兒何曾淘氣了?”宜妃曳他一眼,笑道:“前回把翡翠碗摔了的,是誰啊?把好好地花兒全剪了的,是誰啊?”又連著說了幾件趣事,太后果然聽得津津有味,道:“嗯,這麼說來,胤禟也真是太淘氣了!”

胤禟嘟著嘴辯解道:“我拿翡翠碗是為了擺皇阿瑪賜給額娘的雪梨,誰知道就打了,那也是那碗兒太滑溜了!前頭六姐姐送了個小籃子給我,插上花兒正好看,所以才剪回去了……”說完忙扯了扯胤祉,道:“三哥也知道!三哥快給我作證!”胤祉笑著,不知該怎麼開口,大家因是笑得越發厲害了。

從慈甯宮出來已是傍晚,胤祉和胤禟仍舊要回阿哥所,胤祉卻道:“九弟,你先回去,我額娘找我有事呢。”胤禟也很依戀宜妃,因是點了點頭,隨宜妃坐了步輦往阿哥所去。

榮妃本已坐在輦上,聽見他哥倆兒的話,心頭疑惑。見胤祉走過來,遂下了步輦,讓奴才們先回宮了,這才笑道:“你這孩子啊,又是有什麼心事兒了?”胤祉似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無怪說‘知子莫若母’,孩兒眨眨眼,額娘便什麼都明白了。”

榮妃噗嗤一笑:“你啊,就是這些漢人的話兒學的精,不怪你皇阿瑪也說你是個愛看書的!”笑意裡是顯而易見的自豪,胤祉也隨著一笑,道:“額娘,今兒我和九弟散了學出來,遇著李諳達,說是皇阿瑪命往安親王府送荔枝呢。”榮妃一愣,突然問了句:“今兒是初八?”胤祉應了是,榮妃朱唇輕抿,久久不語,聽胤祉緩緩道:“本來皇阿瑪賞東西給幾家宗親,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可竟要讓李諳達親自看覷著禮盒,倒是非同尋常了。再說,這非年非節的,怎麼就突然想起這個了呢?”

榮妃道:“你這孩子就是心細,什麼個事情過了眼都記在心裡。安親王戎馬半生,平定三藩的多有勞苦,不比別家王府,皇上親厚些也是尋常。這時節荔枝剛熟,可不正好嘗個鮮呢。”

胤祉看了看榮妃,只是奇怪道:“頭批荔枝下來,宮裡也只有老祖宗和皇瑪嚒那兒有,連宜妃娘娘那兒都沒分得,竟賜給安王府了…”又道:“孩兒也聽說安親王平藩有功,下嫁耿聚忠的和碩柔嘉公主便是他的女兒,也是因此穩住了耿藩,可這…”

榮妃嬌軀微微一顫,卻是極快的掩了過去,轉開頭,恰是遙遙看著宜妃步輦遠去的方向,神思飄的極遠,胤祉喚了幾聲方回過神來,竟帶了一絲悵然,只是笑道:“往年也沒見你這麼喜歡荔枝,今年倒是記掛上了?”又道:“不該你的,便莫存著念想…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即使君臨天下,又豈能勉強得來?這些年也未曾撂開手去,荔枝也好恩典也罷,為的不過是那份心……”素指緊緊攥著帕子,像在忍著無邊的辛酸苦楚,笑意愈深,痛意也就越深。胤祉從未見額娘如此,幾乎呆了,榮妃亦轉開話弦,叮囑了幾句便自轉身去了。

夕陽樓外落花飛,晴空碧四垂。胤祉獨立在斜陽下,望著曲曲折折的紅牆萬里綿延,囚禁著這天下無雙的尊榮富貴,心頭的不解更甚。額娘素來心思細密,進退有度,今兒竟然像失落了魂魄似的,說的話也讓人聽不懂了……初八怎麼了?難道是誰的生辰?前頭都是好好的,也不會是因為沒得到荔枝而失望,倒好似是聽到我說“和碩柔嘉公主”後才變的臉色。難道額娘認識她?為她嫁了耿聚忠而惋惜?
[發帖際遇]: 睿王爺酒後不宜騎馬,富察鸾歌 將睿王爺安全送達睿王府,獲得賞銀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10:34:28 | 顯示全部樓層
【三】
晚膳過後,敬事房太監呈上綠頭牌,康熙依舊翻了宜妃的牌子。

自康熙十八年入宮,十年已矣,宜妃之寵卻未見分毫衰減,先後誕下胤祺、胤禟、胤禌三位阿哥,每月的牌子也屬她翻的最多。

而太皇太后對宜妃亦是疼愛非常,宜妃甫進宮時,便賞了一隻老坑翡翠鐲子給她。宜妃一直帶在身邊,從未離身。

那年四長公主瀟瀟進宮給太皇太后請安,恰巧宜妃也在跟前,瀟瀟瞧見這鐲子,嘖嘖笑道:“老祖宗真是疼你入心了,這麼寶貝的寶貝都賞給你了!這鐲子是老祖宗的陪嫁,本是一對兒,那一隻給了冰月,這一隻就給了你。”

宜妃當時不過是貴人,因是笑問:“冰月是誰呀?”

瀟瀟道:“冰月是安親王家的格格,就是前頭下嫁耿聚忠的和碩柔嘉公主。”又道:“她可不比其他的格格,竟是跟在老祖宗身邊兒當親孫女兒養大的呢…”

一語未罷,太皇太后已笑著截斷,道:“瀟兒這話倒是抱怨我這老太婆偏心眼兒咯…!”

有著皇帝和老祖宗的疼愛眷顧,宜妃在宮裡自是順遂的多。香湯沐浴後便依著侍寢的例,被送到養心殿西暖閣。紅燭搖曳,春意旖旎,雲雨過後,兩人都漸漸沉入睡夢中。宜妃一雙藕臂依依繞了過去,臉上仍帶著春風的餘韻,笑意緩緩加深,仿佛做著一個美好的夢,沉在其中,只願如此相守一生。皇帝的側顏卻在明明滅滅的燭火中幽幽沉沉,眉頭深鎖,不曾因沉睡而稍微鬆快。

夜半風涼,竟是下起了小雨。細雨敲在青泥瓦上,淅淅瀝瀝,玎玎淙淙,仿佛是誰在彈箏,纖指十三弦,細將幽恨傳。明黃綾幔上繡著展翅的蝙蝠,在風裡微揚。

那一年——已過了許久,久的仿佛是上輩子的事。那女子巧笑倩兮,穿著淺紅的宮衣,鮮嫩如早春的第一朵花兒。她拿著畫筆向他笑道:“三哥哥,我們畫個什麼樣兒的風箏呢?沙燕兒太普通,鳳凰啊美人啊什麼的又太麻煩了!”他親昵的輕敲了敲她的額頭,笑道:“又要特別、又怕麻煩,那乾脆畫個蝙蝠吧!”……

宜妃睡得極輕,已經醒轉,下意識往皇帝懷裡偎了偎。

皇帝抬手握著她的柔荑,無意間碰著那腕上的鐲子,久久摩挲,竟是無邊的眷戀,毫無掩飾的流露出來。

宜妃輕輕掙了掙,皇帝反而握的更緊了,輕輕囈語道:“你怎麼瘦了?”

宜妃心中一暖,以為他也醒了,遂婉聲笑道:“臣妾何曾瘦了?”

皇帝手上的動作一滯,睜開眼睛,卻是幾分惺忪,幾分恍惚:“月兒?是你?”

宜妃鳳眸曳了他一眼,嬌嗔道:“不是臣妾,還能是誰?皇上又想著哪位姐姐妹妹了?閱兒不依!”

皇帝依舊闔了眸子,翻個身睡了,依稀道:“月兒便是月兒,何嘗再有旁人?”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被正在飆馬的嘉郡王車尾燈掃到倒地,獲得保險金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10:35:02 | 顯示全部樓層
【四】

壽康宮中,太皇太后拈香長拜,默默祝禱,宮室內彌散著濃郁的檀香氣息,久久不曾散去。蘇茉爾侍立一旁,良久,見太皇太后欲起身,忙上前攙了。

太皇太后突然問:“月兒去了多久了?”

蘇茉爾道:“月格格去了有十六年了……”語罷歎息不已。

太皇太后一愣,道:“哦?十六年了?”又道:“時間過得真快啊……我真是老了……腦子裡頭記住的還是她從前的樣子。她從安王府抱進宮時,才兩歲,我是看著她長大的啊…”言至此反倒看出些許釋然,微微一笑:“她仍是雙十有二,老了的,是咱們這些人罷。”

安王府裡,大格格采薇親自擺著祭品。那一籃子水靈靈的荔枝,透著均勻的紅潤,絕非凡品。安親王岳樂拿著煙袋在手,緩緩地吸著,悲喜莫辨。

采薇強笑道:“阿瑪你看,這些荔枝真好。”

岳樂瞥了眼那鮮紅的荔枝,苦笑道:“皇上賞的,還能有不好的麼?”

采薇因也帶了幾分鬱落,道:“月妹妹喜愛荔枝,皇上他竟一直記得。”岳樂沒有接話,心中道:月兒,月兒,你在天有靈,可曾寬慰?可能原諒阿瑪送你下嫁?可能原諒皇上為你賜婚?卻又分明想起那彌留之際、已瘦的只剩一把骨頭的姌弱女子,使盡氣力一字一字的向他說道:“阿瑪,我不怪你,也不怪任何人。三哥哥他是迫不得已,而我也是命該如此…”

夜漸深,細雨生涼,弦月孤懸。那一勾淺黃綰住的夜色,漆黑如墨,依稀是她那些年垂在頎長背後的青絲流瀑。淺笑微顰,宜嗔宜喜,依戀的喚:三哥哥、三哥哥……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前往上朝途中不慎扭了腳,支付御醫出診費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10:36:36 | 顯示全部樓層
史載:順治九年八月初八,柔嘉公主生於安親王府,嫡福晉納喇氏所出。養于宮中,為世祖與端敬皇后養女。順治十五年,柔嘉公主賜婚于靖南王之孫耿聚忠。康熙二年,柔嘉公主與額附完婚。康熙十二年,柔嘉公主歿,終年二十二歲。

【全文終】
[發帖際遇]: 濟南公突然善心大發,向坐在街角的 富察鸾歌 施捨了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9-30 16:09: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哦哦,所以宜妃是替代品,真是,唉,皇家是事就是一笔糊涂帐,感觉这就是一个可怜人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17:56:06 | 顯示全部樓層
莫日根哈日查蓋 發表於 2018-9-30 16:09
哦哦哦,所以宜妃是替代品,真是,唉,皇家是事就是一笔糊涂帐,感觉这就是一个可怜人 ...

这篇文比较短 人物脉络还算比较清晰吧~
这是七八年前的文了 那时候“替代品”这个梗还没有泛滥 现在再看就觉得俗了233333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投資大清客棧,獲得月配息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9-30 20:33:08 | 顯示全部樓層
宫云裳 發表於 2018-9-30 17:56
这篇文比较短 人物脉络还算比较清晰吧~
这是七八年前的文了 那时候“替代品”这个梗还没有泛滥 现在再看 ...

的确是见怪不怪
不怪感觉简略了些,康熙和公主应该还有很多故事吧
 樓主| 發表於 2018-9-30 20:45:40 | 顯示全部樓層
莫日根哈日查蓋 發表於 2018-9-30 20:33
的确是见怪不怪
不怪感觉简略了些,康熙和公主应该还有很多故事吧

其实开始我想走骨科向的。。后来和谐掉了哈哈哈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參加草原射箭,獲得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0-4-10 14:19 , Processed in 0.094043 second(s), 3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