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18|回復: 11

蘭秀深的升官圖劇場之一拜訪宮雨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8 00:22: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於劇場申請處廿三樓申請、廿四樓得GM許可。
發生於主線劇情第一回,蘭秀深拜訪寒門士子宮雨,欲一探虛實,並與之交好,下樓正式開始劇情。
[發帖際遇]: 蘭秀深 坐在樹下乘涼時遭到 3 銀兩 擊中腦袋.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00:44:16 | 顯示全部樓層
卻說蘭秀深在議事堂就說過會親自會會那一甲探花和二甲三甲的寒苦士子宋禮勤和宮雨。
由於尚未知二人底蘊,於是蘭秀深就想著先從低一點品位的宮雨入手。
是日得侍從打探到宮雨所住之客棧,想著帶禮拜訪。
大家同為讀書人,送墨最是合適不過。
送質量一般的墨條怕會讓宮雨覺得自己瞧不起他,
但送上好的,自己心裡又過不去:雖說這上好徽墨,我絕對能送得出去,不過人家有多少斤兩尚未可知,貿然送出去,若是無能之輩,豈不糟蹋了我這徽墨。再說,我好端端一個大家長孫,第一次見面就送這厚禮,那人看到亦不知作如何想。
於是看了看自己書房,尋得一塊質素比一般稍好的墨條,將之包好,便帶至客棧去。
[發帖際遇]: 蘭秀深 坐在樹下乘涼時遭到 3 銀兩 擊中腦袋.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8 10:25:42 | 顯示全部樓層
叩叩兩聲,我停下了正在行筆家書的手,對著門外道:何人?
熟悉的店小二聲音,回道:宮相公,是小的朱莽夫阿,您有貴人來訪,勞您開門、這還有份名刺與禮品要呈交給您。
我哦的一聲,移步至房門前,將門拉開、自朱莽夫手上接過名刺一看,雙眉不易察覺的輕輕皺起,道:竟是蘭年兄?
朱莽夫對我笑道:宮相公與蘭相公為同榜進士,宮相公傳臚名次尤在蘭相公之上,蘭相公來訪自也該然,是否請蘭相公上來?
我正要回是,忽而想起一事,改口道:蘭年兄專程來訪,我若安坐在此,未免失禮,請替我先稟蘭年兄,言我正在梳洗、當即下樓相迎,再煩你在二樓尋一僻靜包廂、沏一壺上等茶與揀幾樣上品糕點,我好款待貴客。
朱莽夫道:是是,二樓鳳來軒格局高雅、幽偏安靜,安排於此不知可好?
我唔了一聲,假作沉思,實則左手暗入腰間錢袋中翻找,翻來覆去不是銅錢就是些零碎銀子,正著急時、好容易才摸到一塊小錠銀,足有三兩重,那本是家中老母與幼妹為我上京趕考備下的,思慮再三、我暗嘆一聲,狠下決心取出銀子,若無其事道:甚好,就此安排,這銀子交你做茶宴之用,餘下賞了你罷。
朱莽夫接過銀兩,面上笑容更顯諂媚,道:好嘞,小的這就按宮相公吩咐去辦。

待朱莽夫遠走,我仍無法釋懷、只感肉痛後悔不已,原想託人回鄉時連家書併交堂上,不料這一路上從未捨得取用的銀子,今日非但用了、且是一次用盡,憶起老母幼妹在燈下苦熬針線女紅的樣子,心頭更是酸楚沉甸,我竭力收斂心思、勉強整理儀容完畢,正要出房門時,看到那禮品猶在桌上,拆開觀視、小盒中是塊新製松煙墨,樣貌工麗,雖比不上古玩珍墨、價值應也不菲,至少……至少總勝過我那小錠銀罷,只需將它典當轉賣,疑難便解,思及於此,頓時煩憂盡洗,我帶著壓抑不住的笑意關上房門,步履輕快下樓迎客去了。
[發帖際遇]: 宮雲生 帶阿婆過河,阿婆給與2 銀兩 作為感謝費.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11:03:24 | 顯示全部樓層
在客棧跟店小二朱莽夫交待了一二,坐在一旁的桌子靜待朱莽夫的回覆。
隨又喚來另一小二替自己砌了壺茶,從袖裡摸了摸幾個錢結帳作賞,
便拿起茶杯喝一口茶,才喝了一小口,眉頭小皺,心裡想著:這茶不怎麼樣,茶葉有點粗。
但隨即若無其事的放下茶杯,環顧四圍。

這客棧位於城西生肉胡同,已是稍遜的地次,
客棧亦甚是一般,喝茶吃飯的都沒幾個人,想來這人家境不大好。
然後想起家中長輩之言,留為己用或是趕盡殺絕,繼而陷入一陣沉思……

這時候,朱莽夫的卻已回來稟報:宮雨已收下禮物,並欲於二樓鳳來軒會面,其人正在梳洗衣冠,稍後便至。
「嗯,那就請小二帶路吧!」
說完便隨小二腳步走至鳳來軒,聽得朱莽夫回說:「已帶到先生,請先生等等。」
「嗯」的回了一聲,回頭卻看朱莽夫不大願離去,像是在等些甚麼。
恍然大悟,從袖裡拿了個錢賞了賞朱莽夫,便看到他離去。

走進這鳳來軒坐下,已覺這房間與下面客棧完全是兩個層次,
驚覺這客棧居然有如此文雅之地。
卻想了想:那宮雨不是出身不大好?怎拿出這樣大的手筆來?是要想與自己交好不?
[發帖際遇]: 蘭秀深 被正在飆馬的嘉郡王車尾燈掃到倒地,獲得保險金 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8 13:13:11 | 顯示全部樓層
走入鳳來軒,桌上已備好茶具與糕點,陣陣茶香飄在廂房內,廂房佔地不算廣,布置卻也素雅潔淨,牆上所掛字畫雖是仿品、作者功力倒也不差,還算有幾分味道。未及細看,只見一女子立身而起、對我鶯聲喚道:這位想必便是宮年兄罷?以往雖與年兄並不相識,卻是仰慕年兄傳臚才華,是故腆顏造訪,還請年兄恕過蘭某冒昧之罪。
聞言後,我連忙雙手作揖、口中回道:年兄謙遜,豈敢怪罪。
趁著行禮應答之際,我舉目望向該人,一身天藍綢緞衣裙、未見太多裝飾,只在頭上插上珠花髮簪,顯得並不張揚,卻又不失世家子弟身分,相貌秀麗而不外媚,我家鄉槐泗鎮是個小地方,格外注重男女之防,我又多在家中苦讀,因此甚少有與年少女子對話經驗,何況這等青春貌美、身分高貴的女子平日又如何見得到呢?就這樣短短幾句應對,我已感到有些臉熱,連忙咳嗽兩聲掩飾,同時步入案前,對蘭秀深擺手道:年兄請坐。
蘭秀深亦回禮道:年兄請。
待蘭秀深坐下,我正要入座時,忽而想起一事,連忙又走到廂房口,將房門稍稍打開了些,自顧說道:天有些熱,房門略開、便於通風。
話說完自己都覺得好笑,北方較冷,這時節還有三分涼意未消,何來天熱之說?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未免不妥,若有好事者風言風語,對人對己終究有礙,這也是稍前不讓朱莽夫帶蘭秀深來我房內的原由,房門敞開便顯得正大光明,也可防範流言。
雖然這砌詞著實不太高明,蘭秀深面上笑容也彷彿有三分嘲弄之意,我感覺自己的臉又更熱些,幸而我自幼家貧,飽嚐人情冷暖、白眼冷言,早練就一身內斂功夫,短短幾步走回座位的路,已將諸般雜思一一平復,若無其事的與蘭秀伸閒談起來。
話至時機合適時,我微笑道:年兄此來,除了一敘同年之情外,是否尚有何事教我?
[發帖際遇]: 宮雲生 邊走邊吃大餅,不小心踩到香蕉皮滑倒,撿到了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13:38: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蘭秀深 於 2018-11-8 13:40 編輯

正想著時,卻見一男子前來,只見他一身素衣,臉容尚算乾淨,看樣子有點腼腆,想來此人正是正七品翰林院庶吉士宮雨了,
便連忙立身而起請禮。

看著宮雨沒說幾句便已臉紅,心裡正覺好笑,但臉容無異:
看來這宮雨是沒見過啥世面了?雖說是日自己淡妝打扮,衣飾簡單大方,但沒想到這宮雨竟是如斯反應。

甫坐下,卻又見得宮雨站起來把房門稍稍打開,聽得他說把房門打開、有利通風,
此時已經掩不住笑容:
這男女大防,作為女兒身的自己都不在意,這宮雨偏卻行此舉,這是朽木,還是故作此態?還是真君子?
看來要多觀察一下,如果是朽木,他就是個蠻逗的人兒啊!

看著宮雨走來,臉容從尷尬一轉鎮定,不由得有些許佩服,於是又收斂臉容。

「蘭某此次來,單純聚一下同年之情,兼認識一下能在科舉中如此出彩之人!」

[發帖際遇]: 蘭秀深 後山挖出了一個銀礦,被朝廷沒收後獲 2 銀兩 慰問金.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8 22:30:47 | 顯示全部樓層
聽完蘭秀深所言,不動聲色的看了下她,心中盤算,蘭秀深此言不盡不實、難以全信,蘭家雖非第一等名門大姓,卻也是立足官場近百年的官宦世家,她身為蘭家新一代出類拔萃的人物、又是姑娘家,僅為所謂同年情誼就老遠來這生肉胡同,焉有其事?若說為結識我這二甲傳臚,在我之上尚有一甲三人,她難道也一一訪過?又似不像。
電光石火間,心念急轉,對於她的來意也捉摸到七八分,不外乎是接觸結交、試探能否納為己用罷了,好啊!我這新官尚未上任,就有人打起把我當棋子使的主意了!
我內心冷笑數聲,但凡習以自我壓抑之人,一者是奴性深植、全無自我,一者則傲骨內藏、自恃更高,我恰是後者。
以上念頭雖雜,卻也不過是頃刻間在內心走過,儘管暗自惱怒,我仍是不露絲毫痕跡,微笑道:原來如此,年兄謬讚、宮某愧不敢當,今日定要與年兄好好促膝長談、評古論今,以盡一日之歡。
當即將話題轉至四書五經、詩詞歌賦上面(文治15施展中),既知對方有所為而來,若不顯些才學,如何自抬身價?妳想利用我、我自也可利用妳蘭家。


[發帖際遇]: 宮雲生 一口吃下了藏有銀兩的包子,獲得了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11-9 08:36:53 | 顯示全部樓層
看著宮雨對自己話語沉默,心裡似有細想,便知此人心底裡另有一番盤算。
然而對此不作理會,反正他要怎想是他的事。
此番探見,此人頗有意思。
然自己既為蘭氏長孫,雖不想如家中長輩之言將之趕盡殺絕,
不過他領自己的情也好,不識趣、不領也罷,無差。
反正這朝堂之中,官員眾多,他要走上怎樣的路,也是他的事,於自己無關。

此時宮雨卻忽然將話題轉至四書五經、詩詞歌賦上,心裡暗覺好笑。
這轉換話題莫不心裡有鬼?
罷了,自己這樣多年的書也不是白唸的,你要談論才學,蘭某絕對奉陪。

於是將話題轉向四書五經、詩詞歌賦。
發表於 2018-11-9 17:11:15 | 顯示全部樓層
與蘭秀深自在愜意的閒談詩書,倒也讓我心中不忿之情漸去,撇除那些心機.試探,不得不承認能與一位腹有經綸的佳人對坐長談,確是一件人生美事,時光在不知不覺中流逝。
天幕漸暗.金烏西墜,我頗有些不捨之意,會有這感覺倒是茶宴前沒有想過的,眼看分離在即,我再三躊躇.終忍不住開口問道:今日與年兄一會,交流詩書.宮某實有大慰平生之感,按理.宮某該擇日上尊府回拜年兄,不過宮某想,名門望族自有其規矩,宮某冒然拜訪,恐對年兄造成不便,不若改以鴻雁往來,不知年兄以為如何?
蘭秀深想是沒料到我會有此提議,閃閃星眸怔怔望我,一時卻不言語,我不禁有些悔意,或許真是過於唐突。正想該用何言語圓場時,蘭秀深語音響起,說道:年兄既有此意,蘭某豈有他見?唯年兄之意是從...不過...
頓了頓,蘭秀深語音更輕.續道:敝府確有些家規戒律,不足爲外人道,年兄若有信來,請在封上屬名一菀字即可。
我問道:婉顺之婉?
蘭秀深搖頭道:菀彼桑柔之菀。
我再問道:卻是為何?
蘭秀深輕聲道:此乃我兒時舊友閨名一字,我與她平日多用書信談心,府中人見封上菀字自會交我,亦可省去諸多麻煩。
語畢,蘭秀深站起身來行禮道:叨擾年兄甚久,蘭某也該告辭。
我亦立身回禮說道:天色將晚,是否需宮某護送年兄一程?
蘭秀深道:不必,京裡治安良好,蘭某也非手無縛雞之力的尋常女子。
蘭秀深忽地輕輕嬌笑道:何況我若與年兄信步街頭,只怕明日真要風言四起,豈不辜負年兄早前苦心?
我臉上微紅,咳嗽道:咳咳.年兄說笑了...如此.我送年兄下樓。
蘭秀深笑道:年兄留步,毋庸多禮,蘭某告辭。
眼見蘭秀深出得房門,我漫步至窗前看著街景,移時後.一襲天藍衣裙的婀娜背影印入我的眼簾,淡金色的光芒籠罩大地,她踩著夕陽將盡前的餘暉飄盪.越行越遠,我吟道:記得小蘋初見,兩重心字羅衣,琵琶弦上說相思,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此劇情完]

[發帖際遇]: 北辰水寧從大清銀行偷出巨款,在崇文門失足倒地,銀兩散滿一地,宮雲生 偷偷撿了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9 17:20:30 | 顯示全部樓層
GM拉線啦~~~此劇情完結!歡迎大家評論!
玩家可選擇自由參與,限期在第二回合結束前,參與者和評論者的屬性加成將在第二回合結束后,第三回合開始時發放!
[發帖際遇]: 莫日根哈日查蓋 尋獲安郡王掉的玉斑指,獲得賞銀 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18-11-20 16:59 , Processed in 0.20640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