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19|回復: 11

额尔敦的升官圖劇場之——流水高山心自知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8 19:16: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於劇場申請處樓38申請、39樓得到GM許可
發生於,额尔敦答应进京后,托娅以谋士的身份与他见面。
下樓正式開始劇情。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入門盜竊不成,遭遇「如花」般的姑娘們追趕,花費 2 銀兩收驚安神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20:22:01 | 顯示全部樓層
【来访时,额尔敦并不在帐中,他的侍从像见了鬼似的瞥了我好几眼,又仔仔细细查看了乌珠穆沁王赐予的信物,这才低声说了句:王子出去了,请您稍坐。我含糊的“嗯”了一声,在帐内拣了个不起眼的地方坐下,微微出神】

【芙蓉小脸,柳叶长眉,虽非殊色却明显有别于蒙族女子的长相,再加上这具纤瘦甚至有些孱弱的身体,实在太过人畜无害,不像一个搅弄风云的谋士吧…】

【如果额尔敦是个值得的人,或许我可以教一教他“人不可貌相”这句话。这么一想,不由又起了个念头:那个目光冰冷的少年,见了我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替誠郡王收租,暗中將 1 銀兩 藏入自己口袋裡.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8 22:34:40 | 顯示全部樓層
{便是身上負著國仇家恨,心中沈重不已,再多的苦澀也只能抑在心中}

{在烏珠穆沁多少雙眼盯著,反倒藉此機會,除對舅父時不時的試探,都欣然應允,使命必達,此外就是與貴族子弟外出狩獵、飲酒作樂,吸引目光,方便安童暗中行事}

{看似帶著酒意踉踉蹌蹌回帳,在門口便聽侍從稟報,迷濛的目光斂起}

{心中回憶著安童說過關於她的背景,著實摸不清此人來意,先帳入內之時,眸光對上她的,已復微醺姿態,帶著曖昧笑意}

長得還算可以啊⋯

舅父對我真好,連女人都送進帳來了

愣著做什麼,還不過來伺候?怎麼,不是汗王就不會服侍了?
[發帖際遇]: 愛新覺羅毓巖 邊走邊看漂亮姑娘,不慎掉入河裡,損失 3 銀兩 送洗衣物.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11-8 23:22:1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富察鸾歌 於 2018-11-8 23:26 編輯

【这一等便等了很久,久到我很是后悔没带本书来,只好阖目默诵诗书,聊以打发时光。这一句将将念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于事而慎于言”,就被帐外侍卫禀告的声音打断】

【喔,正主终于回来了啊——我施施然站起,眸光森然,唇边噙着清冷笑靥,暗暗叹了句:这个下马威,可并不高明…】

【换上人畜无害的样子,我起身相迎,却听见他那句话,脚步登时刹在他面前三步之外。许是该怒的?我却抬起一双幽邃墨瞳望了他一眼,悠然笑道】

王子很在意自己如今不是汗王吗?

【攫住他话中似是而非的破绽,笑吟吟的续了句】

即使烏蘭赤那汗王在世,您前头有两位兄长,又有个狼子野心的叔父,怕也轮不到您继位称王。而如今这般,惨固然是惨了些,却不见得全是坏事罢……

【一向缜密,诸事留心,前时借着玛哈索哈的势,早将科尔沁这场“兄终弟及”的好戏捋了个遍。这时似乎随口说出来,却句句打在要害上。满意的看着他投过来的、不同于方才迷醉恍惚的眼神,径自转过话弦,向他一福】

托娅今天过来,是想当面感谢王子的。

【许是漫长的等待与他的轻慢,令我有些失望,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一句,却并不打算解释,只说】

还请您善自珍重,托娅告退。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駕馬急速奔馳,驚嚇到正在巡街的九門提督,遭罰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9 21:57:57 | 顯示全部樓層
{斂去偽裝出的迷濛,目光中取而代之地是赤裸裸的殺意}

{一個箭步擋去她兀自要退出的路線,瞬而拔出腰間寶刀指向她,那是父汗留給自己最珍貴的禮物}

{咬牙切齒,只因覺得備受污辱}

我的父汗是科爾沁的雄主,是翱翔在寬闊草原的蒼鷹,我的兄長們是科爾沁最勇猛的戰士,我本只願追隨他們的腳步

{橫過刀步伐前移,刀刃僅在她頸間咫尺之處,湊近她面前與她靠得極近,輕蔑一笑}

當面謝我?難道不是我該謝妳?若非是妳,失去家國父兄,我哪裡還是一位「王子」

妳以為我的舅父真會敬一個嘴上無毛的女人?如今樂意聽妳幾句,不樂意時妳隨時棄若敝屣

少在我面前擺譜,妳就是知道我那舅父成不了氣候,才自願跟我進京的罷?

妳以為呢?若是我去同舅父一說,此處多的是他信得過,又能隨我進京之人,何必非妳不可
 樓主| 發表於 2018-11-9 22:37:06 | 顯示全部樓層
【被他挡住去路,便就此立下,一双眸子如含着清冽的泉,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生怒——拔刀——恫吓,却是半点不惧,心里只想:这人只凭一个谢字就猜到深意,实不是庸才,只恐旧日养尊处优惯了,这性子,还要磨上一磨…】

【静静听他说完,唇角犹是噙着笑,悠悠道】

我陪您上京,固然有我的私心,于您却并无恶意。说得再严重些,这一走或许还救了您一命呢——科尔沁汗王、您的叔父知道您在这,您猜猜,他过多久会派人来接您回家呢?

至于您的舅父嘛,他对您的庇护程度,取决于您的叔父肯下多大的本钱。您可以再猜一猜,您这条命在汗王眼里究竟值多少土地、多少财帛、多少牛羊呢?

【一向体弱,手脚总是比平常人冷一些。这时抬起手覆在他手上,便仿佛是漫天冰雪浇落,生生要灭了他的怒火。一双灵动的眸子,望入他眼里,手上微微用力,将那刀锋撇开半寸,轻道】

您想必看出来了,我不会武,身体也比寻常蒙古女子弱得多,您要我的性命便如碾死一只蚂蚁,实在没什么难的。可我敢保证,此时乌珠穆沁城里,除了您那位侍从,没有人比我待您更加真诚了。

汉人有一句话,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我并非有意冒犯您,只是看您实在醉的厉害,给您送一盏“醒酒汤”罢了。

【笑意里带了些促狭,堪堪收回手来】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替誠郡王收租,暗中將 2 銀兩 藏入自己口袋裡.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9 23:06:09 | 顯示全部樓層
安童看到一陌生女子要見主子,心下警鈴大作。仔細盤問了來人的目的以後,又小心檢查了她帶來的烏珠穆沁王的信物。他才在帳門前讓出路來:“王子出去了,請您稍坐。”

女子微微點頭,在帳內找了一處地方盤腿坐下。安童也不擔心她會在帳內亂來,因為他就站在門外,只要有什麼風吹草動,他就進去了結了這個可能威脅他主子的妖孽。這個長得很像漢人的女子,沒準就是瑪哈索哈放在主子身邊的耳目,還是小心為上。

他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左手握著刀鞘,右手抓著刀柄,隨時準備拔刀飲血的樣子。路過的侍衛和臣子都用奇怪的眼光掃過,只是安童都視若無睹。

過了一會兒,只聽裡面傳出細微的背書聲,什麼子曰,什麼上知下愚,什麼君子不器。安童不由得搖頭,這些沒用的漢文詩書,根本不能上陣殺敵。偏偏主子投靠瑪哈索哈后,就對這些書籍異常感興趣。但是這些只在清廷使者的藏書閣能看到,或者往來的遊商有時也會帶一些書籍過來,但多是漢地的話本子,至於四書五經這種東西更是罕見。如今主子要去京城,不通這些書籍,是要如何趕考?雖說有專門給蒙人的科舉,但不知道是不是也要背誦這些乾巴巴的文字,總之就是無聊透頂。正當他呵欠連天的時候,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逐漸清晰起來。

“主子,那個瑪哈索哈的謀士來了,在裡面等你呢。”安童忙湊上去。
“嗯?”額爾敦看似醉醺醺的,其實是詢問詳情的語氣。
“她沒有說來的目的,我讓她在裡面候著呢。您要是不想見,我把她趕走。”安童也是直接明了。
“不必,我去會會。”額爾敦很快做出決定,“是那個女子吧?”
“正是。”安童道。
“你想辦法看看她的住處放的都是什麼東西。”額爾敦低低吩咐一句,隨即恢復了醉態,搖搖晃晃走了進去。

安童微微低頭,然後轉身離去。那幾個謀士和勇士的基本資料安童早就打探清楚,只是忌諱打草驚蛇,才一直沒有進一步行動。如今這人親自送上門來,自然不能放過良機。他趁著守衛巡邏的空隙進去,不由得覺得更頭疼了。

天哪,怎麼全都是書?帳內真是簡樸至極,只有一個席子,一個坐墊,一張矮桌。矮桌下塞著滿滿的羊皮書卷。安童隨手拿出幾卷,翻了翻,沒有他想象中的什麼子曰,反而是一大堆密密麻麻的文字,什麼秦,趙,魏......他鼓起勇氣看了幾行字,還是忍不住丟在一旁。

這可怎麼辦?自己回去說不出個所以然,主子肯定是要生氣的。他看著依舊是滿滿當當的書卷堆,心下琢磨,如果自己拿幾卷回去,這個女子想必也不會知道是誰動的手腳。這樣一來,既可以完成任務,又可以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好歹的書呆子。

打定主意,安童便塞了幾個書卷進自己的衣服里。然後悄無聲息的摸回額爾敦的營帳附近,本來兩人也沒被禁足,又是大白天的,他十分順利的回去了。誰知剛剛近前,卻看到了刀劍反光出的光芒,一時心驚,連忙順著縫隙窺看。原來是自家主子發怒了,要宰了這個女人呢。

嘿嘿,宰了也好,省的一個礙眼的攔著主子的大業。安童心裡暗喜,那些勞什子書籍,還不如一把快刀有用。
[發帖際遇]: 莫日根哈日查蓋 沒發生什麼事,人品太差被老天爺沒收了 4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9 23:29:16 | 顯示全部樓層
托婭姑娘還真是來討本王子的謝嗎?

{字字句句細數的都是對自己如何有益,卻將她的盤算含糊帶過}

{冷笑一聲收刀入鞘,心中盤算著安童應該也該回來了,負手於身後凜然而立}

我身上背負著父族的仇恨,若然今日沒有上京之事,我也斷然不會坐以待斃

{邁開步伐與她貼得極近,居高臨下睥睨眼前纖弱女子}

指望我那個舅父,不如指望我自己

而妳,既要輸誠,誠字就真真切切讓我看到

在這裡我聽過的保證還少嗎?

説吧,妳想要什麼?
[發帖際遇]: 愛新覺羅毓巖 在科爾沁草原偷豬,遭蘭蕙伯人贓並獲,賠償 3 銀兩供豬收驚用 . 幸運榜 / 衰神榜
 樓主| 發表於 2018-11-10 09:26:08 | 顯示全部樓層
【于前话只是笑而不语,却在听见那句“若然今日沒有上京之事,我也斷然不會坐以待斃”时扬了扬眉,辞声笃定的说】

不,王子想成就霸业,就必须上京去。

【感受到他的压迫,却并不害怕,抬眸与他对视一眼,而后垂下眸来,续道】

立國之初,帝國根基不穩,陛下不得已任用京城世族和軍功武將來擔任高位。如今天下大定,陛下銳意收回君權——我听往来的汉人商贾说,陛下改革科举,又下了求贤令,不僅僅是普通的制度改革,更是向廣大有才之士提供了入仕之路!

【虽然早已知道这个消息,向他提及时,语声犹是不知不觉的带上一丝激越。略顿一顿,待心潮平缓些,朱唇再启,方道】

为您带来的这个消息,就是我今天来见您的诚意。而招贤令上写的——“凡有才之士,不論男女,不談長幼,不問出身,皆錄用為官,造福一方,上朝建言”——这便是我所求了。

【很坦然的说出自己的想法,再度与他对视,缓缓笑道】

您说的对,此處多的是汗王信得過、又能隨您進京之人,当然不是非我不可。您如果愿意找一个时刻监视甚至掣肘您的人,我又有什么可反对的呢?对我而言,即使失去了这次机会,我也不会放弃的。

【站得久了,有些疲累,转身回到刚才等他时坐的那个角落,温吞吞的动作,却大有跟他耗到底的架势】
[發帖際遇]: 富察鸾歌 將科爾沁郡王賞賜之烤羊腿變賣,獲得 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發表於 2018-11-10 15:05:43 | 顯示全部樓層
{挑了挑眉,琢磨她話中之意,倒也挑不出詭處,於她也再信了幾分}

{如今自己本也一無所有,若能得她來用,即使是各取所需,於自己也百利無害}

{看她又復入座,莞爾一笑,對外喝道}

有貴客來竟然怠慢如此,還不快取酒菜過來

{吩咐過後,趨步正立於前,拱手一揖}

我今一無所有,不能予先生什麼,然若他日能報父兄血仇,收復失土,願與先生共享

若先生願教我以略,我尊先生為良師;先生願授我以策,我敬先生為賢士;先生若屆時選擇留在清廷,我亦願待先生以貴友

唯盼先生不棄,這一途與我相伴而行

{出口皆言「先生」,一改方才故作的輕視}
[發帖際遇]: 愛新覺羅毓巖 參加草原射箭,獲得3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18-11-20 16:58 , Processed in 0.14824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