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248|回復: 0

[小說] 罌粟花開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13 00:03: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算是回應昨天陳大人的分享

在佛蘭德斯戰場,罌粟花隨風飄蕩
一行又一行,綻放在殤者的十字架之間,
那是我們的疆域。而天空
雲雀依然在勇敢地歌唱,展翅
歌聲湮沒在連天的烽火裡
此刻,我們已然罹難。倏忽之前,
我們還一起生活著,感受晨曦,仰望落日


——節選至約翰·麥克雷中校,寫於第一次世界大戰

血色之花,綻放在鮮紅的戰場上再合適不過了。每一個軍醫都讀過這首詩,甚至是爛熟於心,當他們第一次面對死亡的時候,就已經和這種花結下不解之緣了。

趙啟平第一次認識這朵花的時候,還沒上中學。

他很小,也很怕。看著面前的白布,他想揭開,可是手顫抖的厲害。季白也只比他大三歲,兩個小男孩抱在一起泣不成聲。他的父親,他的趙叔叔就這樣走了,永遠也不會回來了。

子彈擊中了腹部,失血過多。加上肺部有晚期的擴散性肺癌,無力回天。

人世殘酷,兩個孩子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自己的渺小無助。而那個宣示死亡的醫生,大概也沒想過自己後來會和這兩個孩子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孩子們,你們長大了。應該要堅強一點,讓他安心去吧。罌粟花代表戰士的犧牲,你們一人送一朵給他吧?”

兩個孩子顫抖著接過血色的花,花瓣不大,但是有一種邪魅,彷彿它就是為戰爭而生,食人血而長。雪白的白布上,多了兩朵綻放的鮮紅。

“他生前最後的時光都是在醫院度過的......結果他準備好放手了,但我沒有......可有時候,他們不是為了自己撐下去,是為了我們。 ”後來,其中一個孩子這樣回憶。

“那場戰爭取得了輝煌的勝利,但是本有更好的解決方式。不需要趙叔叔那樣的犧牲,我的人,絕對不允許重蹈覆轍。”另一個孩子這樣評價事情。

一個人的死,讓兩個孩子走上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他們都擦乾了眼淚,相伴前行。一個成為了所向披靡的戰神,收割敵人的性命,摧毀敵人的信心;另一個練就了高超的醫術,盡其所能挽救所有傷者的性命。

殺人救人,皆是保家衛國。

幾乎沒有人知道,在多少黑暗不見天際的夜晚裡,兩個人暗自垂淚,一點一點舔舐著不可能癒合的傷口。他們或拿起槍械,或握著手術刀,忘乎所以的練習戰術或者醫術。他們沒有把自家當成人,而是一個不知疲倦的機器,重複著一個個動作。他們完成了一個接一個不可能的任務:長途突襲,十幾個小時的連環手術,絕處逢生的死守,缺乏大量醫療器材的治療工作......

甚至連他們自己也麻木了,後來他們分享的時候,別人問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他們不約而同的說:“如果你懂得心碎的感覺,你就會有超乎常人的力量。”

並不是超乎常人的力量,只是心太脆弱,經不起第二次打擊了。

唐川永遠忘不了那兩雙眼睛,一雙飽含了憤怒,一雙則是深深的絕望。他篤定,這兩個孩子肯定會走上不同的路。事實上他對了,醫生醫人,有些還能讀心。

那兩雙眼睛似乎被他丟在記憶中的一角,可當他再看到的時候,沒想到居然還是驚人的相似。

他看著眼前的傷者,完全無法想像他怎麼挺過來,身中六槍,皆中要害。還有一槍擦過了左心房——多要命,那可是負責大動脈活動的地方。

沒救了。

他能做的只是盡量延長他的性命,等到他的親人來見他最後一面。他深深的了解到,人世間的特權階級,其實不算什麼,死亡面前,人人平等。

他翻開病歷,左肩傷,左下腹傷,刀傷,爆炸引起的燒傷......他是一個值得尊敬的戰士,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值得唐川致以最高的敬意。

“你這樣很痛苦,要不要我打一劑嗎啡,讓你舒服一點?”
“不......等他......來”病床上的人強忍疼痛,可是唐川還是在他的眼神裡看出當初那個小男孩的目光,憤怒和不甘,戰場的星火燎原彷彿都在他的眼底。

還能等誰呢?就是病例上的緊急聯繫人:趙啟平。

他搖搖頭,出去查看其他病人:“有需要隨時叫我。”

那位緊急聯繫人現在也分身乏術,正忙著一個長達數小時的手術,等他走下手術台的時候,才發現手機快被那家急診醫院打爆了。

他還是沒來得及見他最後一面。

“是誰告訴我,要竭盡全力拯救你的患者。結果他用了不到十分鐘就決定了一個人的生死!你知道簽署了死亡證明書意味著什麼?他不可能,再也不可能在法律上活著!”趙啟平第一次朝自己的老師吼叫,那是絕望後的爆發,壓抑了多少年的悔恨和愧疚,在這一刻全都爆發了。

“他停止呼吸了十分鐘,在醫學上,已經無可挽回。”唐川的話語還是那樣毫無感情,儘管他並不想傷害面前的人,“你也是學醫的,應該清楚,不是嗎?”

“三哥......不可能就這樣死了......他是戰神啊”趙啟平跌坐在椅子上,“怎麼會?”
“他是人,不是神。啟平,你也得把自己當人,好好活下去。”唐川拍拍他,“罌粟花在那邊,你要的話,就送一朵給他吧。”

趙啟平一動不動,歲月長逝,他們早已不是少年。只是要給對方送一朵戰場之花,誰也送不下手。

“我們是生死相託的戰友,肩並肩,背對背。我們可以為彼此做任何事,除了送罌粟花。”唐川聽著他帶著哭腔說出這句話,其實他內心何嘗不是煎熬呢?看著那個倔強的人一點一點掙扎,卻一條一條封死他求生之路。

“有人選擇死,是為了其他人能生。求仁得仁,又何怨乎?”唐川悲憫的看著眼前的人,他覺得眼前的情景十分熟悉。十幾年那兩個瑟瑟發抖的孩子,如今竟然以這種方式告別。大抵是世界上最悲壯,最無情的告別了。從此之後,季白對於他,只有荷包裡的一張照片了。

我們愛過,一如我們曾被愛過。而今,我們長眠
在佛蘭德斯戰場……
繼續戰鬥吧
請你從我們低垂的手中接過火炬,
讓它的光輝,照亮血色的疆場
若你背棄了與逝者的盟約
我們將永不瞑目。縱使罌粟花依舊綻放
在佛蘭德斯戰場……


——節選至約翰·麥克雷中校,寫於第一次世界大戰

生活把我們炸的鮮血淋漓,支離破碎,病床上,病床旁,就是人世間最遠的距離。願當年那對結伴踏青,共賞美酒的兄弟,永遠快樂。
[發帖際遇]: 安郡王收藏在床下的春宮圖被 莫日根哈日查蓋 偷偷賣了,獲得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0-4-10 13:18 , Processed in 0.15897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