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11|回復: 3

[已捕獲] 獵物【猞猁猻】(編號LY010)——彭城伯首选,兰蕙伯15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11-23 22:58:4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太平本是將軍定,不許將軍見太平」,施耐庵寥寥一語,道破幾多英豪的悲涼境遇。白起、韓信、周亞夫、檀道濟、岳飛這五人,在史書與雜說、演藝中皆是用兵如神的名將,亦皆因功高震主慘遭屠戮。請以此為切入點,任選以上所列舉的兩位名將,探究其二人之生平,比較分析其二人走向此結局的原因。文體以議論文為佳,字數不得少於八百字。

請於此帖回帖作答,答案設定權限積分隱藏。
發表於 2018-12-5 16:36:53 | 顯示全部樓層
中國自古多有功臣良將不得好死的情事。早至春秋時代,即有里克、文種等人,為君王立功,卻為君所忌、死於非命。後世君王因臣下功高而猜忌致殺的,更不計其數,其中最有名的,大概是「漢初三傑」之一的韓信。

韓信跟蕭何張良出身不同,他最初是在項羽手下,在項羽屠秦、分封諸王後,韓信因為項羽不用其獻策,逕自投靠被項羽放逐蜀地的劉邦。他最初在劉邦處也不順利,甚至幾乎被處死,但在監斬官滕公面前仍不屈服,並聲言自己能幫助劉邦奪取天下。即使如此,他最後還是靠蕭何向劉邦引薦,才真正的嶄露頭角。

其後他為劉邦征戰華北,攻破魏、趙、齊等國,並迫死反漢的陳餘和項羽大將龍且,最後會同劉邦攻滅項羽,平定天下。可以說,漢的江山,有一半是韓信打下來的。

然而,早在他還沒功成之前,就已經有人看出他功高震主,將不為劉邦所容。山東辯士蒯徹在韓信擊敗龍且後找上了他,勸他自立,與劉邦、項羽三分天下,互相制衡。然而韓信深感劉邦對他的恩情,再三不聽蒯徹的話,蒯徹只好裝瘋而去。

蒯徹的警告不幸而中:就在項羽滅亡後不久,劉邦以項羽大將鍾離昧投靠韓信為契機,使人告發韓信謀反。韓信為自保而迫鍾離昧自殺,並交出他的人頭,但這並沒有阻止劉邦擒拿他的決心。韓信無奈地叫出當年范蠡勸文種的千古名句:「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劉邦沒有立刻殺他,而是把他降為淮陰候。

四年後,韓信被處死。據《史記》所載,韓信在好友陳豨出任鉅鹿太守時,暗中囑咐他謀反,答應自己當內應,但到陳豨發難、劉邦征討他時,韓信的人向呂后告發韓信謀反。呂后與蕭何定計,迫韓信入宮,就在未央宮的鍾室斬了韓信,又把他的三族都處決了。

韓信臨死時大呼「悔不用蒯徹之計」,劉邦回來後知道此事,就立刻抓了蒯徹。但蒯徹直言他勸韓信時,天下尚未平定,他沒有忠於劉邦的義務。結果劉邦被說服,赦免了他。


韓信被貶後,曾表示羞與劉邦的心腹將領周勃、灌嬰等人同列。他想不到的是,這些人之中,竟有人父子兩代和他遭逢相似的命運。

周勃一直活到呂后去世,其後他與陳平共同擁立劉邦的庶子劉恒為皇帝,是為漢文帝。劉恒雖然被後世認為是極為寬仁的君主,但他也繼承了老父猜忌功臣的性子。周勃也跟韓信一樣,被人(誣)告謀反,結果被抓到廷尉府。不過周勃比韓信幸運:他的長子周勝之娶了劉恒的女兒,又懂得賄賂劉恒的舅舅薄昭。薄昭於是叫姐姐薄太后幫周勃說好話。聽來很旁門左道,但之後薄太后教訓兒子卻有一番大道理:「周勃要造反,為何不在當年帶兵打仗時造反,而要在這時隱居的時候才反!?」劉恒知道母親這番道理難以反駁,便把周勃釋放回家。周勃歎道:「我哪裏知道獄吏是這麼顯貴!」(此語實可與當年劉邦在皇家禮儀綵排上的歎語「我今天才知道當皇帝的顯貴之處!」相映成趣)。此後周勃又多活了十年才去世。

周勃的長子周勝之只當了三年侯爺,就被劉恒削爵。劉恒改封周勝之的弟弟、時任河內太守的周亞夫為條候,算是繼承周勃的爵位。周亞夫正是本篇故事的第二個主角。

周亞夫的將兵之材確實不減其父。劉恒去世前一年(公元前一五八年),匈奴入侵漢朝。周亞夫被委派鎮守細柳一帶的邊境。劉恒親自到前線鼓勵軍隊,發現其他軍隊見到他都立刻中門大開,唯獨周亞夫的軍營守衛森嚴,即使劉恒親到,也必須告明來意才能內進。到了軍營內,軍士紀律肅然,劉恒見到了也自己凜遵不誤。周亞夫見到劉恒,便宣稱「介冑之士不拜,請以軍禮見」,不以平時宮中之禮敬拜劉恒。劉恒不但沒有感到冒犯,還認為只有周亞夫的軍隊才能打仗。結果他不僅在事後升周亞夫為中尉,還在臨死時囑咐太子劉啟,「即有緩急,周亞夫真可任將兵。」

劉啟即位後便推行削藩政策,而且做得比爺爺劉邦還要徹底:劉邦只是幹掉像韓信那樣的異姓王,劉啟則連同姓的宗親也不放過。吳王劉濞知道這個新皇帝不是只是鬧著玩的,決定會同楚、趙、膠東等六個封國造反。劉啟想起父親的話,便任命周亞夫為太尉,與吳楚決戰。周亞夫認為吳楚軍隊「剽輕」,不能硬碰,需要用位於關前、時任國王又是皇帝親弟的梁國當緩衝,然後用計斷絕吳楚的糧道。他在取得皇帝的同意後實行此計,結果吳楚只打了三個月就土崩瓦解,劉濞逃到現在的浙江,卻被當地領袖所殺。

周亞夫一戰安漢,當到丞相的人臣之極。然而他在戰事中用梁國當緩衝,令劉啟的親弟梁王劉武怨恨,勾結母親(也是劉啟的母親)竇太后,在劉啟面前詆毀周亞夫。而周亞夫也因劉啟廢太子劉榮的事觸忤劉啟,劉啟漸漸對周亞夫疏遠。後來劉啟封賞五個反叛匈奴的貴族時,周亞夫又反對不果,結果他稱病辭職。

周亞夫辭職後,劉啟曾經在宮中宴請他。劉啟故意給他一塊大肉,又不給他筷子。周亞夫叫人去拿筷子,劉啟便質問他:「你得的還不夠麼?」周亞夫恐懼,脫帽謝罪後快步離開。劉啟看在眼裏,評論道:「這種態度,當不了少主(指他後定的繼承人劉徹)的大臣啊!」

不久周亞夫的兒子為父親準備後事,購買兵器作為葬具,但苛待傭工,結果被告發謀反(漢代私自買賣兵器屬謀反罪),劉啟盤問周亞夫,但周亞夫不回應,激怒了劉啟,於是劉啟把周亞夫抓到廷尉處去審。廷尉知道周亞夫準備後事,但仍認為周亞夫「將謀反於地下」。周亞夫雖然在入獄前被髮妻勸阻自殺,但被廷尉如此刁難後,自知不免,絕食五日後嘔血而死。劉啟也順理成章撤除了周亞夫的爵位。

事實上,早於周勃去世時,相者許負便準確地預測周亞夫位極人臣、但餓死收場的結局。許負的預測也被司馬遷寫進《史記》之中。


韓信和周亞夫功成身死的悲劇,確實被後世不少人所引用。而且兩人的死也有很多相似之處;其一是二人都自視頗高,其二是幹掉他們的皇帝都因為害怕繼承人駕馭不了二人而選擇弄死他們;其三是二人其實都知道皇帝的心意,只是性格上始終無法屈服,終於不免一死;其四則是兩人都曾有智者相勸,惜無補於事。

不過,韓周二人也有很多不同處。

首先,韓信是底層出身,周亞夫則是官二代。韓信的死,完全是自己的功勞威震劉邦,他的思想行動也主要為自己著想;而周亞夫跟劉啟頂撞,其實不全是他自己的事,例如他反對王信封侯以及封賞匈奴叛王,就搬出了劉邦的祖訓「非有功不得封侯」,現時一些網民更認為周亞夫其實是在為功臣之後發聲,只是方法不對。

其次,韓信的功勞實際上比周亞夫大得多,被殺接近是不可免的事。周亞夫不過是軍紀嚴明、助漢平亂,只要不「怏怏」,劉啟是沒有藉口殺他的,何況周亞夫似乎真的患病(不然兒子也不會準備他的後事),就算劉啟擺著不辦他,周亞夫多半也捱不到劉徹繼位。

這就來到第三項不同處:劉邦對韓信始終是有愛才之情的。韓信死後,劉邦凱旋回歸。當他看到韓信死了的時候,並不是一味歡喜,而是「且喜且憐之」,反映劉邦內心其實仍有一些掙扎。也許如果不是呂后和蕭何果斷地先斬後奏,韓信仍可得善終。相對而言,劉啟對周亞夫的最後一句話,是狠狠的四個字:「吾不用也!」。從之前的事蹟看,劉啟並不是單純因為周亞夫「非少主臣」,而是因為母、弟等人的詆毀,以及在一些家事、國事上的衝突,劉啟已經非常仇恨周亞夫。事實上,後世不少史家都批評劉啟寡恩少德,不過亦有不少人(包括司馬遷)認為周亞夫是咎由自取。

綜上所論,在下認為兩人的死,雖然都有因自己性格的因素,但韓信的下場實是帝制社會的必然;相比之下,周亞夫的結局則是可以避免的。
發表於 2018-12-6 20:58:26 | 顯示全部樓層
有道是「太平本是將軍定,不許將軍見太平」,下文將以韓信與檀道濟為例,釋述二人何以雖為用兵如神之名將,卻落得因功高震主慘遭屠戮之下場。

韓信,淮陰人也,與張良、蕭何同列為西漢開國三傑之一,又與彭越、英布並稱為漢初三大名將。他加入劉邦陣營開初並不被重用,其後得蕭何月下追韓信,劉邦才將之拜為大將,並開始信用他。

經暗渡陳倉及攻打滎陽、代國等役後,韓信的戰績彪炳,惟於濰水之戰後,韓信以齊地民心未穩為由,自請為假齊王,以便治理當地。劉邦聞說此事後,便怒道:「吾困於此,旦暮望若來佐我,乃欲自立爲王」。由是可見劉邦對韓信自請為假齊王一事極不滿意。只是經張良、陳平勸阻,自知目前能力不敵韓信,才改以懷柔政策將韓信封為齊王。相信此事在劉邦心裡已經埋下日後決意殺害韓信之伏線。

又至公元前203年,劉邦與項羽議和停戰,其後劉邦毀約,出兵追擊項羽,但韓信與彭越並無派兵助戰。劉邦答應韓信及彭越事成後封地為王,韓信才出兵大敗項羽。在此事上,劉邦再一次意識到韓信並非真誠追隨。

劉邦稱帝後,對外當時已無項羽一類的強敵,他開始要鞏固自身的地位權力,當時各地異姓王的國土頗大,又手握重兵,對劉邦的政令又不是全部聽從。他們的存在對劉邦來說是一個極大威脅。

後來鍾離昧投靠當時已是楚王的韓信,劉邦得知鍾離昧逃到楚國後,要求韓信追捕,韓信反卻派兵保護鍾離昧的安全。此種行為完全是觸怒劉邦,劉邦已然是決心將之剷除。故此韓信後來雖帶鍾離昧之首級見劉邦,但仍劉邦所擒,貶為淮陰侯。劉邦、呂后更於公元前196年以韓信與陳豨共謀為罪,將韓信處死。

由此可見,韓信的戰力不但是劉邦所忌憚的,他行事上的失當更是讓劉邦意識到韓信並非真心相隨,所以韓信算是為自己挖掘墳墓。

至於檀道濟,為南朝宋之名將,亦是南朝宋國之開國元勳。檀道濟加入劉裕麾下。憑著打敗桓玄、桓楚及桓振等軍,獲封為吳興縣五等侯。其後他憑平定盧循之亂、打敗桓謙、苟林等功績,獲封作唐縣男,並加冠軍將軍。

公元416年,檀道濟在攻下洛陽時共俘了四千多人,當時有人建議檀道濟將戰俘殺光示眾,但他決定將戰俘全部釋放,令眾人歸心,相繼歸降,自己的民望隨之大漲。

其後劉裕稱帝(武帝),檀道濟以佐命之功,獲改任丹陽尹、護軍將軍。劉裕死後,少帝即位,檀道濟與徐羨之、傅亮、謝晦四人同為顧命大臣。因為少帝,荒怠朝政,徐羨之等顧命大臣密謀廢帝,改迎劉義隆(文帝),並召回檀道濟共謀其事。公元426年,文帝為集權,下令追查弒立之事,又因檀道濟無份籌劃此事而無罪。他領兵擊敗謝晦,因而進號征南大將軍,任江州刺史。

其後北伐,檀道濟雖無克定河南,但在四面遇敵、軍糧已斷的情況下,仍能鎮定自若,全軍而返,讓魏人不敢輕易來犯。檀道濟立功數朝,威名日重,左右心腹都是百戰之將,他的兒子又多具才氣,逐引起朝廷猜忌。,當時已有人傳:「安知非司馬仲達也。」,可見已有人開始猜疑檀道濟,擔心他會謀反自立。

加上文帝久病不癒,執掌朝政的彭城王劉義康及領軍將軍劉湛擔心文帝駕崩後,無人能駕馭檀道濟,便向文帝進言,勸其除掉檀道濟,以絕後患。檀道濟奉詔回京時適逢文帝病情好轉,臥榻召見,文帝慰勉鼓勵,讓他返闕議事,用心邊防。但檀道濟啟程時,文帝病情加劇。劉湛勸劉義康不可放虎歸山,便假託王命,以收買人心、圖謀不就之名逮捕檀道濟,將之殺害。

檀道濟雖無反叛之心,但因才幹超然、名望甚高,引起在上者的忌憚,恐防他會自立,於是與其將檀道濟留在身邊,日夜防避,不如引刀一快,永除後患。檀道濟過份自信,在文帝時並無乘勢歸隱,為自己被殺埋下伏筆。

總括而言,韓信是死於自己的戰力與不臣之心,檀道濟則死於自己的才幹名望,兩者由是引起在上者之猜忌,因而被殺。
發表於 2018-12-7 18:38:11 | 顯示全部樓層
已閱,彭城伯為首選
蘭蕙伯可得十五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18-12-17 16:42 , Processed in 0.144983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