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60|回復: 0

[散文] 日記-名為成長的地獄(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27 22:35:3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也不曉得是因為進社會久了還是不同類型的人看多了,真的慢慢被社會所改變,至少沒以前的那麼愛關心人。

  記得小時候老媽總說要主動去幫助有需要的人,看到別人狀況不好或心情不好,也要去主動關心一下,老媽以身作則,無論人前人後都如此做,於是這慢慢就成了我的習慣,甚至是愛好,看到別人開心自己也開心,就是如此單純,雖然到了國高中被同學欺負、霸凌,我總會想一定有人比我更慘,比我更不開心,既然我還有能力,與其怨天尤人,不如去關心其他人吧,或許這樣我也會比較開心。

  時光飛逝,過了四年快樂的大學及教會生活,來到了社會,就是那個人稱地獄、讓人變得無情的地方,以前聽著總覺得誇張了,世間有那麼多美好的事,即使工作不如意,總會找到讓人快樂的事,哪有這麼恐怖?於是,我帶著既好奇新挑戰又懷疑的心態進入「地獄」。

  不知道是該說慶幸還是倒楣,沒經過幾次面試就進了第一家公司,這家公司的氛圍說好聽點就是和諧、與世無爭,說難聽點就是不思進取、得過且過,因為不思進取,業務不會積極找客戶,帶來更多商機,我們做後勤也就不會很忙,甚至很早就開始等下班,所以與世無爭;因為得過且過,只要達到最低目標就心滿意足,沒什麼需要爭論自然也就比較和諧。還記得當時的主管曾經說過:「如果只是想穩穩定定的過日子,其實不用說太多,留在這裡就最穩定了。」這是我上班的第二個星期聽到的,整個讓我無言了,什麼叫穩定的過日子,我才剛來到這個社會,什麼都還沒學到,就要穩定過日子?這是要穩定到退休嗎?我心裡一直出現反駁,因為這不是我想要的。於是不聽他的勸導,我拚命的學習,不出一年,部門的九成工作我都學會了,做起來非常輕鬆,每天準時五點就等六點下班,晚上的生活多姿多彩,我一樣很多時間去玩、做志工、組樂團、關心有需要的人,我的生活沒有改變。

  但,好奇心驅使我尋找真正通往地獄的入口。

  工作了一年半,我開始覺得這樣的工作環境不行了,部門沒有任何改進,錯得就繼續讓它錯,能改善的也不改善,即此我提議再多的新指引,無能的主管還是拒絕,因為新政策變相限制他的隨心所欲,當一切都變得有規律了,他就無法按自己心情做決定,但我們是銀行後勤部門,本就該有這些指引,每個銀行都一樣,為什麼就只因為你不願意要讓客戶承擔你隨心所欲所帶來的風險?為什麼能如此的不負責任?這樣的工作生活的確愉快,無憂無慮,但好奇心讓我知道我還是看不到他們所感受的,我開始不甘於現狀,不想停止學習,不想留在這看似快樂的假象。
  當我拉開彩色的布簾窺視後面,眼前是漆黑一片,只有左右兩旁團團的火焰,火焰的中間彷彿指引著方向,我知道這才是真正的入口,雖然以後的路是一步一擂台,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我知道我只能進不能退了。

  再一次,經歷了兩個面試,我就成功來到另一家公司,就是現在這一家。我有跟一些舊同事說過我去了哪裡,他們說那家公司因為是民營銀行,同仁會比他們拚很多,先給我一點心理準備,果然,民營氣氛就是不一樣,通常一個新開的電腦帳號至少都要弄一個星期,這裡兩天就弄好了,過了一個星期,已經完全融入他們的工作,無論是工作效率、思考模式還是主管的要求,都比之前那家快很多,也因為如此,一下子要適應這麼快的步調,就像一個小學生直接升大學的感覺,完全反應不過來,不過還好除了主管,同事們都很用心的教我,讓我不斷在錯誤中成長,我才能從幾乎忘了呼吸的緊繃狀態慢慢適應過來,這一過就是三個月,沒了以前晚上開心的忙碌生活,每天回家就只想睡,別說關心別人,連關心自己心理狀態的時間都沒了,回想上一份工作的生活,簡直覺得我從來沒工作過,一年多來是白活了。一開始我以為是還沒習慣,只要習慣之後就可以回到以前多姿多彩的生活了,但我不知道的是這工作帶來的心理壓力遠遠超出了我的想像。

  不知不覺走到門口,冰冷刺骨的門柄讓我有點不自然,但還是拉開了門走進去。門的另一邊是一條熱鬧的大街,人們照常的生活,做買賣的照樣,小吃店的照樣,唯一特別的是,眼前的人我都認識,但他們卻不認識我,這是第一層。

  過了試用期後的工作量並沒有變得特別多,但照樣的忙碌,每天都是拚了命做,然後拖著自己的屍體回家,日復一日,正常來說當你習慣了自己效率就會變快,心情會變得輕鬆一點,也不會再像剛開始一般精神緊蹦,可是我卻一直是這樣,心情常常直線下跌,什麼都不想做,甚至很想翹班,曾經覺得要定期關心的對象、放假要出去走一下這些念頭都被工作壓力消滅了,我從一個早出晚歸的人慢慢變成一個早出早歸、甚至整成窩在家的宅男,不出門不見光不見人,有些朋友發現了這種情況都來關心我的狀況,但即使跟他們聊了,也沒有出現任何的改變。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終於忍不住了,決定要做一件我不曾想做的事情。

  他們都不記得我,正確來說是沒有任何一個人認識我,無論我走到哪裡,甚至到了朋友家,始終沒有一個人認出我來,就像我是不曾存在的人。突然聽見遠處的琴聲,是小時候睡覺時聽到的那首古典樂,我不自覺参往那個方向走,原來是一家華麗、閃亮的西餐廳在放的音樂,當我拉開門時,頓時一陣心寒,手上再次感覺到刺骨的冰冷,裡面所看到的絕不是表面看到的那樣,我心裡想著。

  我想了很多原因,為什麼我壓力會這麼大,歸根究底,問題是出在主管的脾氣上,主管是個很有威嚴的人,除了副主管,她說一沒人敢說二,我作為金字塔最底層當然就是她說什麼我做什麼啦,不過可能因為我是新人,她對我特別嚴格,雖然知道她出發點是好的,但當每一句訓話都帶有負面情緒時真的讓人不得不畏懼,漸漸的,我回話聲量愈來愈小,甚至在她面前說話她都聽不清楚,再到後來,我上班見她八小時,半夜也夢到她,又見三小時,連續一個月,當時的我真的已經到了臨界點,再不說出來大概命不久已了。於是思前想後,還是發了電郵向她請教需要改進的地方,間接的告訴她,你的教學方法我是撐不住了,再這樣老子就不幹,發電郵後,當天晚上她有找我聊天,一聊就快一個小時,也算是互相說出心底話而復和了。當我以為事情已經告一段落,終於可以鬆一口氣時,我重新開始了與朋友的快樂生活,吃飯的吃飯,玩的一起玩,但,更恐怖的才剛要開始。

  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想進第二道門,但拉門時拉不開,那種感覺不是鎖著,而是對面有人用力拉著不給開,於是我喊了一聲:「再不開門我就不來吃囉!」大聲一喊,門就自動開了,我進去第一時間看門後,沒有人,再看周圍,這家餐廳很大,中間有一個舞池,旁邊圍滿了圓桌,就像舞會場地一般,可奇怪的是,一個客人都沒有,音樂還是在播同一首,再回頭看,門已經無聲無色的關上了,正在懷疑之時,有一個身穿整齊西服的服務生正走出來,示意他帶位,我跟著他到其中一張圓桌,桌上已經擺上主餐,紅酒,他再次示意請我品嚐,一個華麗卻沒人的空城,一個不知道從哪來的服務生,桌上的食物,都很不自然,但時間久了,人就會減低了戒備心,美妙的音樂,豐盛而高質的食物,即使只有一個人還是很享受,慢慢就忘了為什麼要進來了。這是第二層。
[發帖際遇]: 寧甘霖 在武林大會勝出,贏得 1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19-8-21 22:51 , Processed in 0.13006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