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120|回復: 10

[軍事] 盧安達大屠殺(純資料)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7-14 07:48:1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盧安達大屠殺發生在位於東非的盧安達,是胡圖族人對圖西族人進行的盧安達大屠殺,從1994年4月6日至7月中旬的100天裡,盧安達700多萬人口中約有50萬—100萬人被殺。

屠殺的背景是胡圖族的政府軍與圖西族的盧安達愛國陣線之間的盧安達內戰(英語:Rwandan Civil War)。在1990年由圖西族難民組成的反政府集團盧安達愛國陣線從烏干達攻打盧安達北部,旨在推翻由胡圖族領導的政府。在盧安達內戰期間,非洲法語國家和法國支持胡圖族,烏干達支持圖西族。這加劇了盧安達國內種族之間的緊張氣氛。在盧安達政府控制的媒體鼓吹下,許多胡圖族人開始著迷於名為「胡圖人權力」(Hutu Power)的意識形態。該意識形態宣稱圖西族希望奴役胡圖族人,因此胡圖族人應當不惜任何代價來平定圖西族的騷亂。內戰中圖西族軍隊佔領了盧安達北方,驅逐北方的大量胡圖族人離開家園。而在胡圖族控制的南方,胡圖族定期屠殺圖西族人。由胡圖族人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領導的盧安達政府迫於國際壓力,在1993年簽訂了停火協議,這個協議也叫作《阿魯沙協議》(Arusha Accords)。

在1994年4月份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總統被暗殺,在盧安達國內引發暴力衝突。胡圖族人開始大規模屠殺圖西族人(其中也包括支持和平的胡圖族人作為叛徒被殺)。這次種族大屠殺由胡圖族組織阿卡祖(Akazu)策劃,這個組織中的許多成員是政府高級領導人。盧安達政府、軍隊、官員和當地媒體都支持屠殺。除了軍隊,對大屠殺負主要責任的還有兩個胡圖族民兵組織:聯攻派(Interahamwe)和同一目標派(Impuzamugambi),大量的胡圖族平民也參與到了大屠殺中來。停火協議隨之終止,北部的圖西族盧安達愛國陣線重新開始了進攻,最終擊敗政府軍,控制了盧安達。兩百萬胡圖族人因為害怕圖西族人的報復而逃離盧安達,成為難民。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7:48:50 | 顯示全部樓層
背景

1890年到1918年時盧安達為德國的殖民地,1918年到1962年為比利時的殖民地。少數民族圖西族(約18%)始終統治著佔約80%左右人口的胡圖族。在比利時人離開後,政權交還給佔多數人口的胡圖族。在1962年盧安達獨立後,政府也未妥善處理民族之間的對立問題。

在20多年的時間裡,盧安達政府一直對圖西族實行種族歧視政策。在大屠殺前的三年裡,國家控制的媒體甚至把圖西族人視同為國家的敵人,大力加以撻伐和煽動,引起圖西族人的恐懼和仇恨。一家受到黨政軍多名要人支持的RTLM廣播電台在大屠殺前九個月,宣傳對圖西族人的仇恨,甚至公開宣布須被處決的名單。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7:49:06 | 顯示全部樓層
屠殺
屠殺從首都吉佳利開始擴散到全國每個角落;從4月6日到7月初的百餘天,共約有100萬人被屠殺,其中大部份是圖西人,另外還有200萬人流離失所。

在7月時,盧安達愛國陣線(RPF)與鄰國烏干達的軍隊反攻進入盧安達首都吉佳利,擊敗胡圖人政府。共200多萬的胡圖人由於害怕遭到報復​​,便逃到鄰國蒲隆地、坦尚尼亞、烏干達和薩伊(現在的剛果民主共和國),數千人由於霍亂和痢疾死於難民營。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7:49:57 | 顯示全部樓層
導火線

1994年4月6日,載著盧安達總統朱韋納爾·哈比亞利馬納和蒲隆地總統西普里安·恩塔里亞米拉的飛機在盧安達首都吉佳利附近被擊落,兩位胡圖族總統均罹難,是誰擊落客機至今不明,有傳聞指出是圖西族游擊隊,也有傳聞說是胡圖族激進份子,因不滿總統將與圖西族簽訂權利共用協議,而計劃了這件暗殺事件。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7:50:20 | 顯示全部樓層
溫和派領導人遭到殺害
聯盧援助團派出十名比利時士兵護送女總理烏維林吉伊馬納到盧安達電台辦公室,但結果不得不取消,因為總統衛隊接管電台不久之後,表示不允許烏維林吉伊馬納放送發言。後來在早上,一些士兵和一群平民迫使烏維林吉伊馬納他們交出武器,然後殺害了烏維林吉伊馬納和她丈夫,而他們的兒女和塞內加爾聯盧援助團人員姆巴耶迪亞涅則因躲在家具中而得以存活和獲救。十個比利時人被帶到吉佳利軍事基地,在那裡他們被折磨和殺害。進行謀殺的總統衛隊指揮官伯納德恩突亞哈加,在2007年被比利時法院判處20年監禁。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7:50:40 | 顯示全部樓層
國際反應

由於美國此前在索馬利亞的干涉行動因當地勢力的頑強抵抗而失敗,還遭到了歐洲與第三世界國家的譴責,因此不想派軍介入此次衝突。 英國則一向與美國共同進退。後來聯合國遊說說服其他國家伸援,法國在基伏湖附近建立了野戰醫院,嘗試收容難民,加拿大、以色列、荷蘭和愛爾蘭也陸續提供援助。

紅十字國際委員會在大屠殺發生前呼籲相關各方盡一切努力阻止大屠殺發生,並在大屠殺發生期間力求保持中立色彩,設立醫院,運送物資,減少平民傷亡。據估計,在紅十字國際委員會的請求下,總共有7萬人獲救。屠殺過去後,數萬名流離失所者得到紅十字國際委員會救助,並通過「重建家庭聯繫」項目澄清在盧安達屠殺中失蹤人員的命運,在1994年到1998年期間,約有48,000名兒童與家人重聚。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7:51:39 | 顯示全部樓層
審判

聯合國在坦尚尼亞的阿魯沙成立盧安達國際刑事法庭審判高級政府官員或軍人,盧安達政府則自行負責審判​​較低層級的領導人或平民。根據盧安達政府通過的法案,2004年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法國在大屠殺事件當中所扮演的角色。2006年11月,法國國防部同意解密一百多份與大屠殺有關的機密文件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7:59:47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屠殺後的盧安達 如何打造「非洲新加坡」

文/王柔雅

盧安達,是個距離台灣逾一萬公里遠的東非小國,在世界歷史上最出名的,就是寫下非洲近代史上最大規模的種族屠殺紀錄:1994年,短短100天內,全國五分之一的人口、約80萬人死於殺戮。內戰重挫當地經濟,當時一度被聯合國評為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現在,它卻在全球經濟與政治領域,接連創造令人驚嘆的世界第一紀錄:連續14年GDP年成長率達8%,不僅全非洲無人能敵,更是全球平均值的三倍;它還是全球國會女性議員比率最高的國家,性別平權遠勝瑞士、丹麥、德國。

盧安達,離我們很遠嗎?其實,你走進好市多、坐進星巴克,都可以品嘗到盧安達最大出口農產品咖啡的香醇滋味。

世人能輕易接觸盧安達咖啡,背後最大推手,就是盧安達總統保羅.卡加梅,他在2006年親自赴美國見好市多執行長,成功把盧安達咖啡推銷到好市多的貨架上,同年也打入星巴克。

從2000年上任至今的卡加梅,是目前全球各國在位最久的總統,他誓言將盧安達打造成「非洲的新加坡」,鼓勵創業與保護投資者等政策改革,政府清廉指數拿下東非第一。

身為在大屠殺中險遭滅族的圖西族後裔,卡加梅卻沒讓仇恨拖垮經濟,反而強勢將其扭轉成前進的動力,他如何做到?

悲慘身世變前進動能
這裡曾屍橫遍野,如今馬路比台北平從盧安達首都基加利機場驅車前往飯店,沿途柏油路寬廣筆直,路況比在台北市開車還平穩,丘陵地形綠意盎然,地上看不到任何一張紙屑,真有幾分新加坡花園城市的氛圍。眼前的畫面,很難與出國採訪前,在網路上讀到的一篇篇血腥歷史連結。

「22年前,整個城市、國家屍橫遍野,屍體當街被野狗吃掉,這是當時的景象,」卡加梅接受專訪時,如此形容當時街道上的慘況。

盧安達政府致力維護環境治安,在經濟體制上選擇以新創事業做為經濟發展主軸,是整個非洲最投入資訊科技的國家。在這裡,如果你沒錢,可以用臉書、Google出資提供的免費網路計畫上網;而這裡的網路費用,在政府的推動之下只有台灣的三分之一。

這些措施,源於補救大屠殺的遺毒:中產階級消失。戰後政府鼓勵生育,現在,盧安達有8成人口,年齡分布於25歲以下,這些生力軍是盧安達創業的來源,因為他們面臨畢業就是失業的壓力。

「只有2%的大學畢業生能順利就業,根本沒有工作,你必須自己創造,」教育機構Academic Bridge創辦人瑪甘格表示。

盧安達年均收入只有700美元,僅約台灣的三十分之一,我們訪問了六家盧安達新創公司負責人,每個年紀都不到30歲,年營收不過新台幣數百萬元,新創事業從公車悠遊卡、系統整合軟體到能源轉換技術都有,雖然創業技術或程度比不上台灣,但對這個走過歷史悲劇的國家來說,每一步都領先非洲各國。

「我們不想再回到過去,」這是訪談期間,幾乎每個盧安達人都說過的一句話。那段血淋淋的歷史,是這個國家所有人眼中的危機,也是轉機。

全民總動員,讓盧安達的經濟成長速度居全非之首,這個小國更逐漸成為非洲的經濟要角。「因為盧安達的過去,因此我們有壓力去改變這一切,雖然太沉重,但這也是非常有用的,迫使我們行動。」卡加梅說。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8:00:16 | 顯示全部樓層
盧安達大屠殺25週年被害家屬:學會放下
東非小國盧安達,25年前爆發了史上最嚴重的大屠殺事件,100天之內奪走了80多萬條人命,殘忍程度至今都讓人無法想像;在過去盧安達是個種族對立嚴重的國家,兩大民族──「圖西族」與「胡圖族」互不相讓,歐洲殖民時期掌權的圖西族,到了1962年年盧安達獨立後沒落,換成胡圖族崛起執政,兩大民族衝突時有所聞,沒想到在1994年總統專機被擊落墜毀,胡圖族認為是圖西族領導的叛軍所為,意外隔天展開血腥屠殺。現在的盧安達,將種族歧見從教育根除,全國有志一同,積極發展科技經貿,成為非洲最強大的經濟體之一,努力揮別這段血腥過去!


 樓主| 發表於 2019-7-14 08:00:39 | 顯示全部樓層
司儀:「燃起這道光亮,象徵不忘過去,也

像徵生命。“ 盧安達總統卡加米夫婦,與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共同點燃這座紀念火杯,本月7日起它將燃燒100天,追悼25年前,盧安達種族大屠殺,100天內逝去的80萬條人命;追悼晚會莊嚴肅穆,盧安達總統誓言,國家不再因種族歧見而分裂。

盧安達總統卡加米:「再也沒有什麼能讓盧安達人相互對立,歷史不會重演,這是我們堅定的承諾。“

包括剛果,衣索比亞和比利時等,至少10國領袖出席盧安達大屠殺紀念活動;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容克,也在貴賓之中,他的列席,象徵歐洲國家對當年袖手旁觀的懊悔之意。

歐洲聯盟執行委員會主席容克:「我們這一代有義務,勿忘人類能做出什麼樣的行為;。只能透過追憶,創造攜手共同的未來」

盧安達長年種族衝突,國內兩大主要民族──胡圖族(胡圖)和 西族(圖西)始終互不相讓,居少數的圖西族在歐洲殖民時期被選為領導階層; 1962年盧安達獨立之後,佔人口約八成的胡圖族竄起成為執政者,雙方關係劍拔弩張。大屠殺導火線,是1994年4月6日,時任盧安達總統哈比亞利馬納(Juvenal Habyarimana),專機遭到擊落身亡,身為胡圖族的他,讓族人領導的政府軍藉機開戰,意外隔天,對圖西族人大開殺戒!

到處迴盪著地廣播,喊著「殺光這些餘孽蟑螂」,村民自組人馬架設檢查哨,他們手拿開山刀,一旦發現圖西族人,就是亂刀砍死,曝屍荒野,連攬圈中的嬰兒都不放過。

倖存母親(1994):「我不知道我怎麼活下來的,老天眷顧我,我一路逃出來,他們還追殺我,我大部分的家人都死了。」

當年圖西族人口在100天內銳減75%,還有兩百萬人,攜家帶眷逃到鄰國剛果;被滅口的80萬人中,還包括不想參戰的溫和派胡圖族;從當時的珍貴畫面中,這位身穿迷彩服,戴著眼鏡的人,就是現任總統卡加米,時任叛軍──圖西族的盧安達愛國陣線領袖,在屠殺中重新發起內戰,大規模鎮壓,才終結這場血腥的種族滅絕。

25年後的今天,在當地的大屠殺博物館內,倖存者不時前來,看著成堆的族人骨骸,她挽起袖子,向鏡頭展示當年被砍斷的手腕。

盧卡達屠殺倖存者穆卡魯琳達:「當時胡圖族民兵抓住我,把我9個月大的孩子,從我的背後抓起來,然後當場把他砍成兩半,當我掙扎要救孩子的時候,他們砍斷了我的手。」

穆卡魯琳達回憶,當時一名手拿長茅的民兵,朝她左胸狠刺一刀,但她閃過只刺到肩膀,隨即被丟進一處土坑等死。儘管屠殺恍 隔日,但25年過去,對於當年的受害者和加害人來說,日子都得繼續過下去,盧安達境內現有6座「和解村」,約有3千名大屠殺倖存者和當年的行凶者共同居住,在聯合國幫助下,提供他們學費或是各項租金需求0.68歲的胡圖族恩昆迪耶,與58歲的圖西族穆卡萊梅拉熱情打招呼,很難想像,恩昆迪耶就是當年大屠殺中,持開山刀斬死穆卡萊梅拉丈夫的兇手!

參與屠殺運動者恩昆迪耶:「當我被捕坐牢時,我寫信給她尋求原諒,出獄後我還親自來拜訪,她後來接受了我的

道歉。“ 大屠殺遺孀穆卡萊梅拉:「恩昆迪耶當時自願來找我,告訴我丈夫被埋在哪裡,我覺得如果我選擇不原諒,就永遠都無法放下。」

像這樣有著命運交會的人,還有住在首都吉佳利的男子吉拉涅薩,他父親和10名妻子,以及27個小孩在屠殺中全被殺害,沒想到他長大成人後,談 愛的對象,竟是當年殺父兇手的女兒!

吉拉涅薩妻子烏苡瑪娜:「我們結婚時觸怒了很多人,兩邊的家人都不願意跟我們講話,但我的家人會來看我是否還活著,他們想確認我是否安好。 」

大屠殺還造成9萬5千人成為孤兒,他們在國內成立互助組織,希望有一天能找回親生父母;現在的盧安達,強調種族歧見從小導正,學校內禁止學生區分自己是圖西族或胡圖族,大家都是盧安達人。

盧安達學生:「我父母那一輩都經歷過被區分的感覺,他們不這樣教導孩子,我現在也不會分種族,代表我們是合而為一的,這一代不強調分化」。

當年的法國總統密特朗,全力支持主張種族滅絕的胡圖族,被外界指控是大屠殺幫兇;至今法國與盧安達的關係,仍停滯不前,法國總統馬克宏釋出善意,將4月7日訂為全國紀念日,更將這段歷史放進法國高中課本,明年9月正式上路。盧安達努力揮別血淚歷史 成為非洲發展最快的經濟體國家之一,預估今年經濟成長率為7.8%,放下仇恨,身體力行作為國際榜樣。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19-12-15 10:19 , Processed in 0.156422 second(s), 3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