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帝國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41|回復: 0

二把手血淚史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16 04:58:3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非常感慨,這部作品其實在三年前開始寫,而且已經完結了
但是心血來潮想修稿了,而且這種念頭出現了蠻多次的
然後,終於下定決心了

一,生而可母閤府唾棄 昭王仗義出手相救

泰始十二年,元宵佳節。

一個小童穿著麻衣,亦步亦趨跟在一個公子哥兒的後面。很明顯,他應該是這戶人家的下人。只見那個公子走馬觀花,看見什麼燈謎都上去湊湊,就算解不出來也要做出一副思考狀。街上的人熙熙攘攘,熱鬧非常。他們走了半柱香的時間才走到目的地。

勝業坊作為皇族居住之地,平時可是守衛森嚴,這個時候也開了坊道,與民同樂。只是沒有邀請,尋常百姓還是不能輕易踏進各家王府侯府的大門。只見這位華服公子,面對著“昭王府”的門匾,直接就進去了,還順便甩了一個沉甸甸的袋子給守衛。

“多謝三公子!”守衛忙彎腰賠笑,卻不見人已經走遠了。

昭王府的主人,是當今聖上最寵愛的皇子。王諱景瑜,年未弱冠。他卻是長的高挑俊秀,舉手投足間都不乏貴族的氣質。昭王序齒第六,但是他的兄長們,或是年幼病死,或是死於征戰,或是病痛纏身。這就給了他一個天然的優勢,大梁建國至今數百年,很少看見皇子之間相處如此融洽了。若說競爭者,站在他身旁的靖王,勉強算是一個。

“景寅給昭王,靖王殿下請安,兩位殿下千歲。”被喚做三公子的人此時早已沒了先前的傲氣,低頭彎腰,真像一個聽話的奴僕。
“哦,是十二郎啊。”昭王也沒有上前,只是仍舊在把玩手上的燈籠,“起來吧。”
“是不是要邀請我和六哥去淮陽王府賞燈啊?”昭王身邊的男孩說話了,他和昭王長得一模一樣,不消說,就是皇七子,靖王蕭景琰。他穿的一身束身軟甲,腰挎寶劍,威風凜凜。這個形象和長袍寬袖的皇六子截然不同,也隱約印證了兩人身份的詫異。同樣生在帝王家,身份卻有天差地別。
“本王沒興趣,老七,你向來在淮陽王府走動,隨他們去一頓吧。”昭王擺擺手,“好好玩。”
“殿下,這,閤府上下都準備了許久。父王也想多和您聊幾句呢。”蕭景寅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輕,只得拿出父親壓他,“父王常年坐鎮在外,一年也難得回一次京城。求昭王殿下賞個臉吧。”
“六哥,算了。”靖王也跟著勸,“大過節的,別惹十三叔不高興。”
“你是跟在他身邊久了,也怕他了。”昭王這才露出一絲笑容,隨後大步走出了府門。蕭景寅趕緊跟上,只是蕭景琰眼尖,看到了一個小孩子的身影。那個小孩,和他印象中的十三叔,淮陽王蕭巡有點像,卻是畏畏縮縮的,好不奇怪。

“景瑜,景琰,你們來啦。”淮陽王倒是挺高興的,“難得你們兩兄弟會同時登門拜訪,快來坐坐。”
“十三叔是想見六哥吧,我就是個陪襯。”靖王毫不掩飾自己的笑容。
似乎是玩笑,又似乎被看破自己的心思,淮陽王也沒打算深究。幾人走過長廊,到處都是光芒照人的燈籠,淮陽王在前,昭王靖王在後,至於淮陽王的兩位兒子跟在最後面,沒有父親的許可,誰也不敢貿然開口。

元宵節,皇族喜食餃子,但是因為后族多來自南方,因此湯圓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昭王吃的津津有味,也不多話,搞得眾人也不好意思找他搭話。倒是靖王隨和,雖然也是愛吃,但好歹也肯接話。於是乎,淮陽王世子蕭景宣,還有被喚做三公子的蕭景寅,都和靖王聊天。靖王和淮陽王征戰在外,有許多有趣的見聞,倒是不缺話題。

只是靖王也有自己的心思,他早就看到了那個被擋在後面小小身影。他是誰?年紀雖輕,卻有著一股倔強,那畏畏縮縮的神情似真似假,還有那和淮陽王有一兩分相似的臉龐。他在言語中有意無意的提及那個孩子,只是對方皆不願說。

靖王酒量好,乾脆就使出殺手锏。說什麼自己在軍中諸多戒條不能沾酒啦,今日定要和兄弟們好好快活,一醉方休。此時蕭巡早已離席,蕭景宣代為主持,乾脆就把王府裡的舞姬都招呼出來。曼妙的舞姿和頻頻的勸酒,蕭景宣和蕭景寅早就醉眼迷蒙了。蕭景琰瞅準機會,找到那個孩子。

“你是府中的下人?”靖王問道。
“我......”孩子猛然被人叫住,沒有站穩,端著的酒就倒了一地,還濺濕了靖王的衣甲。
“你這死小子!竟然敢弄濕靖王的衣服!還不快滾!往後三天.......你別想吃飯了!”蕭景宣見狀勃然大怒,上來就是一拳,“一個生而克母的混小子,還敢玷污親王!”
“生而克母.......是景宏嗎?”靖王有些吃驚,“你們居然讓自己的親弟弟做奴僕!?”
“怎麼回事?”昭王顯然被吵鬧聲吸引來了,“老七,怎麼了?”
“這個孩子,是淮陽王府的小公子!”蕭景琰道,“我竟從未見過他!我知道十三叔有個幼子,但是總不見人。說是孩子怕生多病,長居府內,沒想到,竟是淪為奴隸!”
“都說淮陽王教子有方,如今孤算是見識了。”昭王冷冷的看著蕭景宣,弄得來人一陣後怕。
“昭王殿下,你聽我說,這個孩子就是愚鈍體弱,我這樣也是為了鍛煉他,讓他以後不要做出什麼辱沒王府的事情........”

“辱沒王府?生而克母嗎?”昭王不打算放過他,“婦人生產,向來就是九死一生。當年母后生下孤和景琰就去世了,難道我們也是生而克母嗎!?”
“殿下息怒!我絕無此意......”蕭景宣慌忙跪下,“這是個誤會......”
“誤會?本王入淮陽王府學藝八年,嫂子去世也有六年了。我竟從未見過這個孩子穿著華服在王府裡!你們究竟視他是公子,還是奴僕?”蕭景琰氣不可遏,“六哥,這個孩子我要帶回去!反正靖王府素來有恩養戰場遺孤,也不缺一雙碗筷!”
“老七,不要胡說。”
“六哥!難道你要見死不救嗎?”
“孩子,過來。”昭王卻不理自己的弟弟,“你想離開嗎?”
“想。”幾乎沒有猶豫,孩子點點頭。
“好,從今日起,你就是我的伴讀了。”昭王此話一出,蕭景宣頓時傻眼了。這位殿下是何等心高氣傲之人?多少皇室宗親,高幹子弟想做他的伴讀都不成,如今自己那不起眼的弟弟居然就被相中了?
“六哥,孩子還小,他可未必能追上你的課業。”靖王出言提醒。
“放心,我讓那些老夫子,教慢點就是。”昭王領著孩子,直接就出門了。

一場元宵家宴,不歡而散。

[發帖際遇]: 濟南公突然善心大發,向坐在街角的 莫日根哈日查蓋 施捨了 2 銀兩 . 幸運榜 / 衰神榜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小黑屋|Archiver|手機版|大清帝國-清朝 清代歷史文化論壇

GMT+8, 2020-4-10 13:44 , Processed in 0.15838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